[古墓丽影6]黑暗天使对白:巴黎后街

匿名网友 · 10 小时 19 分钟前 · 2018 次点击
01...开场动画
【雷雨。Lara在Werner Von Croy的公寓中】
Werner:帮我,Lara。我需要你帮我取些东西。
Lara:说下去。
Werner:我在为一个叫Eckhardt的客户寻找五幅Obscura古画,但是那个人简直是个疯子。
Lara:我为什么要管这闲事?
Werner:因为有人盯上我了!我随时会死!
Lara:别那么激动,Werner!
Werner:Lara,拜托你了……
【Werner拿出一张名片】
Werner:去找这个女人,Cavier,她能帮上忙。
Lara:我这就走。
【Von Croy似乎还有嘱咐,想拉住Lara,但是Lara甩开了他的手,把他推到沙发上】
Lara:埃及!Werner!你当初把我扔在了那里……
【Von Croy忽然拔出枪,推了Lara一把】
Werner:走开!!
【一片漆黑。枪声。Lara检视了一下Von Croy的尸体,缓缓站起,满手是血………】   02...Cavier的公寓
【Lara按动门铃】
Carvier:是谁?
Lara:Carvier女士,我是Lara Croft,我需要你的帮助。
Carvier:是Croft女士,我认出你了。我见过你的照片,Werner也向我介绍过你,请进。
Lara:谢谢。
【Lara进入房间】
Carvier:这种晚上一个人在外面不是件乐事,Croft女士。街上可不再那么安全了。
Lara:Carvier女士,我刚从Werner的公寓过来。
Carvier:Werner还好吗?
Lara:恐怕他是死了。
Carvier:死了?
Lara:是的。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整个巴黎都在追缉我。
Carvier:可你必须先给我个解释。
Lara:我也不清楚。我今天刚从伦敦赶到他的公寓,他对我说了一些事,他好像很害怕。
Carvier:他曾说他在设法和你取得联系。
Lara:确实如此。自从埃及那件事以后我从没想到过他会找我。
Carvier:Werner为他的性命担忧。五个星期以前他接受了别人的一个委托,从那以后他就很古怪,似乎有了阴影,他甚至将一个包裹交给我保管。
Lara:包裹?
Carvier:他的笔记本,说是要给你的。
Lara:那个委托人是谁?
Carvier:这个客户叫Eckhardt,他想让Werner帮他研究叫做Obscura古画的东西,我在卢浮宫有办公室,Werner就是在那里找我帮忙的。
Lara:你能帮他吗?
Carvier:我想也只能帮上一点点忙。可怜的Werner一定很害怕。
Lara:Werner并不是一个容易受惊吓的人。
Carvier:他觉得他会被追杀。
Lara:也许吧。报导说杀手Monstrum正在巴黎游荡。——你刚才提到了Werner的笔记本?
Carvier:是他的工作笔记,他说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就把它交给你。
Lara:如果他留下了他的笔记本,他一定是有了不祥的预感。
Carvier:你还没有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Lara:我记得我们起了争执,然后是……枪声!
Carvier:枪!Werner是被射杀的?你杀了他?
Lara:我记不起来了,一切都太模糊了。
Carvier:Croft女士,我强烈建议你去和警察谈谈。
分支剧情:
Lara:女士,我是Werner的好朋友,我没有杀他,我没有!(对话中的第二项)
Carvier:既然你这么说,我信你一次。
Lara:那本笔记本在你这里?——我真的非常需要Werner的笔记本。(对话中的第二项)
Carvier:Werner被杀了,而你说你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也许警察对你的怀疑是正确的。
Lara:我绝对没有杀Werner!
Carvier:我认为你最好离开这里,Croft女士。
【Carvier交出笔记本的动画】
Lara:笔记本呢?
Carvier: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但我得尊重Werner的意愿。
Lara: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女士。
Carvier:你现在最好赶快离开,警察随时会来。

分支剧情:
Lara:如果我要杀他,我在埃及就干了!(对话中的第一项)
Carvier:你看上去不那么自信嘛。
Lara:我不想继续在这儿浪费时间了。笔记本是不是在你这里?
Carvier:不错。我保管得很好。
Lara:你最好把它交出来!我现在就要!(对话中的第一项)
Carvier:Werner被杀了,而你说你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也许警察对你的怀疑是正确的。
Lara:我绝对没有杀Werner!
Carvier:我认为你最好离开这里,Croft女士。
Lara:笔记本呢?
Carvier:我不会给你的。Werner对你并不放心,我也是。
【Carvier不肯交出笔记本,走进自己的房间】
Lara:女士,你干什么?!!
Carvier:我认为如果把笔记本给你将是一个错误。我现在要叫警察了。或许看在Werner的面子上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我也已经给你够多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