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4》全剧情对话:第二章

匿名网友 · 10 小时 19 分钟前 · 2018 次点击

第二章

太一仙径—紫薇道

云天河:这味道……要下雨了?!

云天河:(……不对,是杀气!)

柳梦璃:真想不到,在这儿竟还有这样绿树荫荫的地方!

韩菱纱:嘻~不然怎么叫仙山呢。

韩菱纱:你干嘛紧张兮兮的样子?

云天河:杀气!

韩菱纱:又来了,哪来这么多杀气……

云天河:真的,相信我……

韩菱纱:喂!有点礼貌好不好,我在跟你讲话呢,背对我干嘛?

云天河:真的有——

云天河:哇——!!

韩菱纱:……!

柳梦璃:云公子,你受伤了?!

云天河:没、没有……只是全身麻了……不能动……你们小心……

韩菱纱:怪物偷袭!梦璃,你先看看天河的伤!我来对付这个怪物!

韩菱纱:你是……?

韩菱纱:你……剑仙!谢谢,你又帮了我们一次!

柳梦璃:云公子,你好些了吗?

云天河:呃……身上已经不麻了……

柳梦璃:嗯,没事就好。

云天河:刚才怎么回事?突然打下那么厉害的雷?

韩菱纱:梦璃~这就是在巢湖岸边救过我和天河的剑仙,他的剑术很厉害呢!

少年剑客:……

少年剑客:你们为何在此?

韩菱纱:我们正要上山寻仙访道。

少年剑客:……原来如此,刚才不应该帮你们的。

韩菱纱:你……?!

少年剑客:姑娘莫要误会,若是来求仙,太一仙径只不过是小小试炼,须得凭自身之力通过。

韩菱纱:太一仙径?名字很好听,怎么这样凶险啊……

韩菱纱:不如剑仙你好人做到底,就带我们上山吧~

少年剑客:不可。

韩菱纱:哎,等等!

韩菱纱:虽说要凭自身之力,可剑仙你刚才明明帮了我们,既然出手,就是打破规矩了,破例一次和破例两次又有什么分别呢?对不对?

少年剑客:……不必多逞口舌之利。你们适才遇雷电也不知闪躲,毫无应变可言,若是没有修仙资质,就请回吧。

韩菱纱:什么?你!你少瞧不起人!

少年剑客:我不过就事论事。

韩菱纱:不是吧?这家伙的性格这么讨人厌……

云天河:他也没怎样,还帮了我们……

韩菱纱:你啊,到底懂不懂人争一口气的道理!

韩菱纱:走!拼了命我们也要爬上山,让那个冰块脸刮目相看!

柳梦璃:嗯……有些人就是面冷心热,他出手帮我们,应该也没有恶意,菱纱你就别气了。

韩菱纱:……其实,我也知道啊,他救了我们两次,是个好人,我只是不喜欢他那么说话……我们走吧。

太一仙径—白灏道

韩菱纱:走了大半天,不要说什么修仙门派,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耿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巴靖安:要从此路过,留下干粮来!

韩菱纱:哈,才说没人呢,马上就来了两个傻瓜。

云天河:你们是谁?有事吗?

巴靖安:老大,怎么办?我们都已经讲这么白了……

耿峰:担心什么,他们只是在故作镇定罢了!

柳梦璃:仙山之中……怎会有匪徒?

耿峰:错!我们不是匪徒,而是江湖上人称“剑南双侠”的豪杰!

韩菱纱:贱男?双侠?……那,请问有何贵干?

巴靖安: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哼,那我再说一次,听好!

巴靖安:要从此路过,留下干粮来!

云天河:为什么要把干粮给你们?

耿峰:蠢货!你没看我们手上拿着剑吗?!

巴靖安:对!拳头大的人有干粮吃,快拿来!

云天河:剑?可是我也有啊,还不止一把。

云天河:还有拳头?我看你们拳头小得很,应该你们把干粮给我。

柳梦璃:噗~

韩菱纱:哈哈,人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今天是强盗遇到野人,一样有理说不清。

巴靖安:老大,怎么办?打不?

耿峰:咳咳……这个……

巴靖安:老大,这小子身形剽悍呐,打不?

耿峰:咳咳……那个……我看……

巴靖安:莫非老大一眼就看出他是使双剑的好手?

耿峰:啊?!对、对、对,是使双剑的好手,一流的剑客呀!

巴靖安:高!还是老大眼光高啊,那我们…………打不?

耿峰:咳咳……这位少侠,既然都是使剑高手,我们英雄惜英雄,单剑惜双剑。这样吧,你继续吃你的干粮,我继续吃我的干粮。

云天河:(听不懂……到底干粮要给谁?)

耿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别过!我们走!

巴靖安:是,老大!

韩菱纱:慢~~着~~

耿峰:你、你想怎样?

韩菱纱:不怎样,只是想问问这条路是不是能通到仙山顶上?

巴靖安:就算是,就凭你们几个也上不去!连我们“剑南双侠”都——

耿峰:咳咳!!

巴靖安:对啊,你问我就说,不是太没面子了!

少女:你们两个!又在欺负刚上山的人!

耿峰:石榴妹妹,你可别冤枉人,我和大巴也是好心,怕他们在山上迷了路,才来帮忙的。

石榴:听你鬼扯!

耿峰:不信就算了,咱兄弟俩还要练剑,先走一步!

柳梦璃:这,究竟是……?

石榴:别理那两个混蛋!除了欺软怕硬,别的什么都不会!

云天河:他们干嘛要干粮?

石榴:那个啊~当然拿来吃了!

石榴:其实我们都是来求仙问道的,可惜通不过试炼,又不甘心就此离开,所以在山腰结庐,苦修武功,想要再去闯关。

石榴:虽然山上偶尔也会送些东西下来,但这儿毕竟很清苦,那两个没骨气的东西就想了个馊主意,专打劫你们这种刚上山的人。

韩菱纱:你说的山上,是指那个修仙门派吗?

石榴:是啊,据说昆仑山中一共有八个修仙门派,在播仙镇附近的这个最大最强,叫作“琼华派”,供奉着九天玄女。

石榴:这一派讲究“人剑合一”的修行之法,收取门徒极是严格,可以说是百里,不,千里挑一!

云天河:有这么难?那你和我们一起上山吧,人多不怕闯不过去!

石榴:多谢,但是我不能入门并非因为走不过太一仙径,这儿不少人都和我一样……

柳梦璃: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

石榴:对不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往后的试炼我连一点点都不能透露,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会立刻被送下山去。

柳梦璃:抱歉,让你为难了……

石榴:没关系,但愿你们都能如愿以偿~

石榴:累了的话,可以在前面稍微歇息一下。

韩菱纱:谢谢!

韩菱纱:听她这么一说,我更是想快点上山看看!

韩菱纱:天河!

云天河:啊?

韩菱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嘻嘻~

云天河:是……

琼华派(山门)

韩菱纱:不愧是仙山,连大门也特别气派~

云天河:…………

韩菱纱:(可怜的野人,没见过这样的气派景象,看傻了都。)

云天河:走!哈哈,我们快进去看看里面啥样!

明光:请留步!非本门弟子不得入内!

柳梦璃:我们是来拜师的,能不能劳驾通禀一声?

明光:掌门有令,近日派中诸事甚多,无暇他顾。各位请回吧!

韩菱纱:哎?不会吧?我们好辛苦才爬上来的……

明尘:若不愿下山,可先在太一仙径白灏道盘桓数日——

韩菱纱:数日到底是几日啊?

明尘:这……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姑娘莫要为难。

明光:师弟,不必跟他们多说!

明尘:是……

韩菱纱:这也太倒霉了吧?那两个门神遮遮掩掩,又不讲清楚,满口推托的话。

柳梦璃:我看他们神情肃穆,举止也很戒备,或许门派里真的有什么事……

云天河:现在怎么办?不会要下山吧?

韩菱纱:来都来了,我可不甘心!

韩菱纱:嘻~不如我们先偷溜进去瞧瞧。

韩菱纱:啊!我、我说要溜进去,只是说说而已,还什么都没做呢!

虚邑:…………

韩菱纱:……咳,我的意思是,这位道长有何指教?

虚邑:掌门要召见你们!

韩菱纱:咦咦咦——?!

云天河:掌门?谁啊?

韩菱纱:笨,就是一派之主,门派里所有人都要听他的!

云天河:哦~那他一定又厉害又威风。

虚邑:……等一下在掌门面前,不可乱说乱动,无论是不是本门弟子,规矩法度总要守的。

虚邑:尤其这位……少侠,似乎阅历甚浅,请注意自己的行止庄重。切记!

云天河:呃……

韩菱纱:嘻嘻,被嫌弃了吧~

柳梦璃:请问,掌门为什么要见我们呢?

虚邑:掌门行事,自有缘由。你们只须跟我来。

韩菱纱:去就去,名门正派不会把我们怎样的,还能见到掌门,怎么想也不吃亏!

琼华派—琼华宫

虚邑:掌门,弟子已将他们带来了。

夙瑶:虚邑,你且退下。

虚邑:是!

韩菱纱:(……掌门是……女的?!)

夙瑶:……你,叫什么名字?

云天河:啊?问我?

云天河:我、我叫云天河。

夙瑶:你爹是云天青?

云天河:是啊,你、掌门也认识我爹?

夙瑶:今日我在敬天之屋,以天珠占卜,得知会有故人之子前来,想必卦象中说的就是你了。

云天河:我爹~他以前真的在这儿待过?

夙瑶:……不错,你爹确实曾入琼华派,只可惜他修行半途而废,后来就自行下山去了。如今他可是心有遗憾,才嘱咐你上山拜师?

云天河:是我自己想来,爹很早就死了,也没交代什么。

夙瑶:他……竟已过世了?……怎会如此……

云天河:……掌门?

夙瑶:……也罢、也罢,死生由命……

夙瑶:……近日本门将有大事,我原不想节外生枝,但念及故人情义,且让你们几个试上一试。若能通过考验,我便破例一回,让你们入门又有何妨?

云天河:要是没通过呢?

夙瑶:那便是几位仙缘浅薄,不适修行,也只能请你们下山去了。

云天河:哦……

云天河:(原来就算掌门认识我爹,也没什么优待……)

韩菱纱:(掌门竟然只理会天河,当我和梦璃不存在一样……)

夙瑶:准备好了,便上前来。

夙瑶:我且将你们送往一处境地,如何去而复返,须得自行体悟。

云天河:呵呵,只要不被送下山,去哪都行。

夙瑶:若是在其中困得久了,我自会将你们召回,但入门之事也不必再提了。

云天河:意思就是……不凭自己的本事跑回来,就不算数?

夙瑶:不错。

云天河:掌门你放心,不管跑路还是爬山,我都可以的!

夙瑶:……但愿如此。

韩菱纱:(这傻瓜……再继续耍白痴,我们可能会被直接赶出去……)

夙瑶:凝神!

夙瑶:玄女有命,普告万灵,自在往来,腾身紫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