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之家 > 游戏攻略 > 《英雄本色2:马克思·佩恩的堕落》剧情攻略

《英雄本色2:马克思·佩恩的堕落》剧情攻略

2014-04-21 12:02:25    来源:    责任编辑:

我要评论

【攻略导读】

Part 1: 黑暗之中
序言:
  我在医院里醒过来,头痛的要命,脑袋里充斥这各种声音,景象好像都脱节了,像幻觉一样虚晃,我支撑着站稳,离开病房.左边的标着出口的电子门打不开,后面有间病房门也是关的,门后好像有东西堵住了,费好大力才把门推开,门被杂物堵上让我觉得很奇怪,"这里有人吗?"我边问着边踏入....没走几步头又开始剧痛,我撑着墙时想起了她,"你在怕什么??""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我听见她在问着我,对这2个问题我一点头绪也没有,身上的枪伤会告诉我答案吧?痛!..我真想凿开头骨把该死的痛苦挖出来. 走廊上没有人,电话没人接,显然这里也出事了..走廊上医药篮里面找到三罐止痛剂.出口的电子门也是锁的,我进到边上的一间房里,地上的尸体证实了我刚刚的预测,果然也出事了,刚捡起尸体边上的巴特雷手枪,就听见有人说"我被安排找到佩恩,他最好是死了"声音越来越近,我举枪瞄准门口等着那声音走出来."别动!纽约警察!"他并没有被我的勒令吓到,扶住耳麦说了句"找到他了"就准备向我开火,不能多想了,我开枪击毙他. 检查过他的尸体我捡起枪继续离开,头又开始剧痛,"她是他们其中一个,她到这里来杀我"脑袋中又传来她的声音.."后退,佩恩!"这是另一个声音,温特森??!,我猛的惊觉,回头举枪却又什么也没有..该死的幻觉.
  从电梯下楼,同事吉姆.巴沃拉正准备乘电梯上去
  "佩恩,你哪里也别去,你在那到底做了什么?是你做的?你杀了她."
  "不,我不能-" 我刚开口电梯外就响起枪声,另一个带头套的人,他把吉姆射杀了!我赶紧关上电梯门要逃,电梯却突然爆炸了....我跟着电梯一块向下坠去...在空中,我听见自己对自己说:
  ’是来找我的,吉姆的死是我的错’
  ’你不能逃避过去’
  ’逃避之路是个环形,你最终要死在上面’
  ’你会从你想要逃出的原点掉回去’
  ’却只有罪越来越深’

  爬出电梯,对面大概是尸检房.
  我见到了温特森的尸体,温特森已经死了,而我是凶手..

Part 1: 黑暗之中
第一章:电梯之门

驱车来到仓库,我下车开始查看周围的情形,这时2楼传来枪声和呼叫声.我马上拿起步话机和呼叫总台.
"需要支援,数量不明的武装份子在建筑物内.可能还有人质. "
"10-4,支援单位已经上路"
"我进去调查"

几个卷闸门都打不开,只有右边有个侧门是开着的.没办法为自己的过去做庄,使的我更加专注的注视着眼前的道路,不管身后的追逐,我追逐着一些小的案件,别人的罪行.进去兜转到仓库后面有可进的侧门.来到仓库的里面..刚走不远就听到有动静,放轻脚步靠过去,是一个女声在讨饶,接着是男声愤怒的干嚎:"死!死!",接着我听到他开火了.赶紧跨步移出去瞄准声音的方向,是一台电视,电视上正播着Dick Justice的预告片,原来是虚惊一场.不过这让我感觉开始坏起来,关上电视继续检查四周,来到仓库另一端时正好有人开门进来,是个清洁工装扮的人.
"纽约警察!"我用枪对着他,这家伙有些可疑.
"哇哦~ 放松点,长官,我只是打算来打扫这里"他举着手说:"是真的,长官,这可都是合法的"
我没有搭理他的油腔滑调,走过去把他转过身去,示意他手扶墙站着.
"我是Squeaky清洁公司的员工"他还在解释,
"你刚刚听到什么可疑的声音了吗?"我开始盘问,
"不,没有... 喔!等等,"他接着说"你是说楼上的造枪车间吗?"
"带我去那里!走!"我命令他.
"当然长官,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
让人讨厌的油腔滑调..
"我说长官,你们办事可是很容易的,你们只需到犯罪现场随便看看,而我们却是清理残局的人,脑浆啊,内脏啊...你知道的长官."
我受不了他开口长官闭口长官,"探员",我告诉他我的职位.
"探长,嗯?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们拿到名誉而我们能得到什么?"
"对"
"哦也~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哈哈"

他帮我打开前面的卷闸门,"你先,探长",他示意我要我先进他才好把门锁上.这里是和刚刚一样的屋子,屋顶稍微高一点,多了一排天窗.我在四处看,他突然在我身后说:"喔~探长,我有东西要给你."回头一看发现他原来打算给我两枪,这时前面也出现另一个清洁工拔枪朝我射击,我绕着货架解决了他们两个.
’这些武装份子都装扮成了清洁工了,真后悔开始忘了搜他的身就跟他走进来了’我走过另一个家伙的尸体时想.

这个房间的另一头,自然有通向里面的门.
进去后在货架后听到枪声,两个清洁工杀了人还顺便讨论了起来.
"....这真是侮辱啊,我们是来清洁这里的"
"他们肯定也会弄的到处都是血"
"这是标志哦"
"我想我们应该找到杀人不出血的方法啊"
"可以用瓦斯,毒气,或者别的哦"

..........杀了他们到另一个房间,一边门打不开,一边可以上去.

"考夫曼还在等着用手推车呢,这些小车已经开始松了"
"快把他们装进袋子里,小心点,我们快搞定了."
"好,我去集合其他的人,你要确保这的清洁工作做妥善"
"尸体,血,毛发,弹夹,空弹壳....."
"等我们离开以后"
"条子们一点证据也找不到.."
"简直就是鬼故事,哈哈"
再转上半截楼梯就碰上说话的2人,我放倒了他们2个,鬼故事是吗?你做主角吧.

这个房间像是存枪室,但是已经被清空了. 后面一间房的电话上还有没有听的新留言.我按下播放键.
"安妮甜心,我是维拉迪.抱歉我没有如约而止,这出了点问题,不用担心我,不过小心入侵者.如果你那发生什么事 - 只要吹声口哨,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右边的房间传来人声,安妮?我赶紧过去靠在门口听里面的情况.

"够了,别废话了,了结她!"一个清洁工大声的吼着
"等等!"安妮大叫"那些强盗攻击了我们,我没有存货分给你们了!你把他们都拿走啊!听着!我可是维拉迪迈的手下"
"你谁的手下也不是"清洁工轻蔑的吐字,拿枪瞄准了安妮的额头.情况危险,我推门瞄准其中一个清洁工让他们放下武器.清洁工迟疑了一会便用乌兹向我开火,该死,我躲回门外."干掉她!"向我扫射的清洁工下令,
"oh!上帝!不!!"安妮惊呼,枪声响起,安妮和椅子一块向后翻倒.
就像我生命中其他的坏事一样,安妮死了,而我没有救到她.
"干掉他,别让他跑了"两个家伙冲出杀我,我进来的门前也来了另外2个,一场恶战一直延续到我击倒隔壁的清洁工.还有些从天井走道跑了,我追上去,他们刚打开电梯门准备进去的时候,一只沙鹰伸了出来,沙鹰开火了,爆了这三个家伙的头.沙鹰后面的人走出电梯,是她....
"莫拉?"
"佩恩,我们最好不要像这样见面."说着她退回了电梯,我急忙追上去,没用,电梯已经下楼了.另一边出门的天井,下面的清洁工开始逃离,看见我便向我开火,守着夹角打死几个我回到电梯那.把电梯按上来.
’如果你认为什么也不能影响你,那你一定是在骗自己’
’最多你是暂时死掉’
’闪电会鼓舞你不顾警告’

我叫的支援已经到了,清洁工已经急着开溜了,我一直追到出口,慢了一步.考夫曼跳上车后车子便发动了起来,我举枪射击,车子急速的掉头,我瞄准驾驶室射击,不顾车子正对我撞来.
"马克思!"
我被拉到旁边,差点就要被撞上,
"你还好吗?"
回头一看是温特森
"我还好,真该死!"
"嘿!我们可是同管这个的!"温特森不满我的鲁莽. ..

Part 1: 黑暗之中
第二章: 闹剧策划

到了维拉迪迈的酒店,我上前去叫门,里面传出枪声,大门被抵住了,打不开.
"维拉迪?!!!"我敲门看看是不是他在里面.
"马克思!!打911!很多持枪匪徒!他们就要把我放倒在这大厅里了!快找人来帮忙,快一点!"
我得找别的路进去支援维拉迪,没时间叫呼总台了,我得快一点.记忆帮我从黑暗中找到一天通往里面的路,这到处都是新涂料的气味.房顶的角边挂着个大音箱,里面传出维拉迪的声音:
"马克思,抱歉没有办法欢迎你,我现在正躲在某个桌子的下面."
哈哈,这聪明的家伙知道我能找到这条路,继续挺着吧哥们,上楼就听见人声,几个匪徒明显也听见维拉迪的声音了,正在愤愤的商量分头把他从麦克风后面揪出来,我不小心踢到纸箱,暴露了自己

的位置,索性就趁他们还在分析声音的来源时冲出去干掉了他们.过去后有间办公室,电话里有留言,维拉迪的留言:
"我很好,宝贝,放心吧.当我不好的时候怎么办?马克思已经在过来了,你知道马克思的.等一切了解以后我找你,我爱你宝贝."
维拉迪是个完美的绅士,能让他的女友放心,看来是比安妮更重要的一个.

接着上楼,2个匪徒正在与另一边对峙,那边火力很猛,这2个匪徒没支持多久就不行了,一个俄罗斯人从另外一边走出来,端着AK跟我打招呼:
"嘿!你是马克思佩恩"
"恐怕就是我"不明对方身份而被知道是谁,我便这样回答着.
"马克思,我是麦克,维拉迪迈的伙伴.你是条子?那你不会介意帮帮我吧?"
"走吧,在他告诉我们他一个人都摆平了之前去把他救出来."我半开玩笑的说着.

麦克是个好帮手,我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我得赶时间,摆平三五个人匪徒之后我在想温特森大概会愿意干的更漂亮一点,干净又利索.逻辑告诉我这个时候支援应该到了,一定有什么人听见枪声报案了,但我只是多了麦克帮忙,逻辑是个大骗子.

这边通往去大厅的门被2个匪徒堵住,他们看见我们骂了句"SHIT"就把门关上,我开了几枪,跑过去踢门,麦克指指楼梯,我跟着他往楼上那条路走.

一路厮杀终于来到维拉迪这里,我隔着木板墙听见维拉迪和文尼.哥尼特对骂,
"支持住!维拉迪!"
"马克思!"维拉迪知道我们来了边开枪边往更安全的地方移动.文尼让他的手下从侧门冲出来杀我们.我和麦克杀了他们从那侧门赶进去,文尼见势头不对开始逃跑.
"你要付出代价的!俄国人!走着瞧!!"文尼在门旁大骂几句转身跑了出去,我见维拉迪没有去追的意图,便也没有追出去,收起枪和他打招呼.

"佩恩!我的英雄,我真应该亲吻你."

Part 1: 黑暗之中
第三章:在我脑中深处

与每夜一样,我在睡梦中醒来.

电视声音很大,吵的我头疼,我起身关了他,准备到洗手间洗漱.门下突然有人塞一张画像,是温特森的案件目击者画的那张,莫拉的画像.我开门追了出去,却到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很熟悉又很陌生,我不顾一切的跑,想要追上塞画像的人...

"马克思""马克思"莫拉在叫我,我打开面前的门到了尸检房.尸检台上手术灯全开,莫拉躺在边上的柜子里.
"马克思........抱歉特意叫醒你来""
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看见莫拉坐在尸检台上,她已经脱去红色外套,神情安逸,强光的照射下完美的脸庞与坐姿显得分外动人.
"莫..."我不住出声想唤她的名字.
"嘘~~~ 这是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其他人"莫拉却轻声的打断了我.
我走近准备听她说话,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
"最好是去接听一下"莫拉建议.
拿起听筒,里面却是维拉迪的声音.
"我很好,宝贝,放心吧.当我不好的时候怎么办?马克思已经在过来了,你知道马克思的.等一切了解以后我找你,我爱你宝贝."
是昨天在酒店里听到的那个电话,维啦迪??? 莫拉??? 我头又开始发晕,耳边响起各种各样的回音,回音从门那边传来,我绕过莫拉,声音越来越大,推开门外面是条街道,一条被封锁的街道,街道上超大的广告牌上印着我的照片和广告语:"MIDAS(反写)白兰地 - 每个跟他接触过的人都会死 "招牌下是一个被警察包围的人,双手抱头的站在路中央,我走近看发现那居然是自己,我不敢相信,越走越近.... 我看见巴沃拉和一些警察一起举枪对着我,巴沃拉对我大喊:"跑!佩恩,跑!我们要开枪了!!"而其他的警察大喊"把他击倒,射杀他!!"我扭头逃跑,后面的警察向我开枪,我中了几枪痛的晕头转向..
再清醒过来我已经做在警局的问讯室里面了,温特森和巴沃特围住我.
"你不需要律师!你快告诉我们你做了什么!"
"佩恩你完了!你所说的一切将来都会用来指证你!"
"你究竟干了什么?!她还活着?是她吗??!"
"每个接近你的人都死了! 你杀了你的家人! 你把他们全杀了!"
"快坦白...."
我无法回答他们的问题,我问他们要个打电话的机会.
"你已经打过了!"温特森却这样对我吼.
我胸口一闷,腾得站了起来,他们变的紧张,勒令我坐回去,我没有办法听进他们说的话,我只是胸口发闷的厉害,我需要走动一下,我撞到另外一张桌子,手碰到一把枪,
"把枪放下!"巴沃拉后退一小步举枪瞄着我....
啊,这是我的枪,我认得他...
"放下枪!"
我迷茫的抬头看着他们..他们开始向我开枪.我也举起右手,对着他们抠完了所有的子弹....

..............

与每夜一样,我在睡梦中醒来........

Part1. 黑暗之中
第五章:这里没有’我们’

’事情总不会按你想的那样发展’我拉开百叶窗时想,外面此时正下着大雨,对面却有个窗户打开,而且还有个人影,人影好像还端着.........枪!
"狙击手!"没时间多想了,我赶快侧身躲回屋内,对面正好这时想起枪声,窗户的玻璃被打的粉碎,好险.
"他们会找到我,我在这是个错误."莫拉却不顾我的处境,起身就夺门而出.
"等等,莫拉!"她来叫醒我又匆匆离去,而我却开始被枪击,我得追上她,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回到卧室匆匆拨了电话给温特森告诉她我这的处境后就出门追赶莫拉,出门就见到三个清洁工的尸体,

看来他们已经赶到这附近了.
连着出口的门打不开,我只好去找找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出去,走到一个开启的门前听见一个老太的声音:"喔!不!你想都别想,出去!滚出去!"然后一个清洁工被从房间里面一枪轰了出来,汗,开始

走廊上那三个不会也是这老太干的吧,
"谁也别想让我离开家....我不想开枪的,他让我别无选择.....这是我的家,我必须保卫它..."老太还在碎碎念.
"小心使用枪哦,女士"我走上前劝告,
"你是304分局的探员?"老太看见我的警章了,"如果你要的话,我还有支这样的枪."
"好啊,让我看看."我倒是很喜欢老太手上的霰弹枪.
接过她给的枪,我该走了,我可没时间再陪老太一起看场肥皂剧,"警察来之前呆在家里别开门"我离开的时候交代她.
老太房间对面的窗户是开的,外面就是院子了,但是这太高了,我没有跳下去的打算;房子外有一点点房檐可以走,我踏上去帖着外墙还是可以走的很稳当,这时院子里驶来一俩车,更多的清洁工来

了,我的位置不好,赶紧绕过房角从另一个窗子回到室内,他们在下面吵嚷着要抓住我,接下来我要小心点了.再从外绕进另一处走廊时楼层上出现了清洁工了,击毙他们却吵醒了另外一个女士,她

穿着睡衣走出房门来看热闹,
"哇,你这样的帅气的年轻人,是特意来见一个我这样的老女人的吗?"
"啊,不,我只是想往你这借过."
"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啊,不像楼上那一户啊,他们说他家在装修,但是楼上却一点装修的声音也听不到,他们一定在上面做什么坏事."女士边打量我的全身边说.
"医生给了我一些药,帮助治我的脚疼的,现在我已经好多了,亲爱的,你应该带上他们,你看上去有点痛苦."
这栋楼住的女士都很好啊,我心里感谢的想,
"它们放在浴室里"女士告诉我,我过去开浴室的门,是锁着的,于是又麻烦女士帮我打开它,我拿了药道了谢就又从客房的窗户跳到了屋外了.
屋外的左边有装修用的架子,顺着它走上去我找到了狙击手躲藏的房间,楼下女士说的在装修的那间,这个屋子里到处都是监听器材,他们已经有至少一天,一周,甚至上月了.我的一举一动都被观

测,录制,分析了.墙上还有我家的平面图.边上的相机还可以用,我试着从镜头里打量自己的住所.家是你生活的中心,在这干掉你太简单了,不会像电影里有机会让你拆除装在茶几下的炸弹.镜头里

两个家伙此时正在我的茶几上装着炸弹,这让我又想起我在郊外的那间房子,和那段经历,现在,一切都是过去了,我再一次发现了他们的所作所为;
"好了,等门被打开时,轰!!"装炸弹的家伙回头对另一个家伙说,真卑鄙,我正在想,这时我家的门被打开了,另一个清洁工走了进来,门被打开了,轰!
看见他们被炸死我也没法高兴,我离开房间找出路,只有一条通往楼上的路,七楼的门被密码锁锁住,没有密码我过不去,好在边上有电梯,坐电梯来到楼下,刚出门就听见人呼救,拔枪干掉这几个清

洁工后,开始呼救的人从自动柜员机后走出来.是个乞丐模样的人.
"谢谢你救我,他们从外面把门堵上,然后企图攻击我,真是恐怖的一刻,这些人好像是暴乱的清洁工."
"是的,有别的地方可以出去吗?"我问他.
"楼上也许有,不过你大概需要7楼的密码,爱德有密码,你知道爱德的,是这儿的物业管理人.......可怜的爱德,清洁工来抢他的地盘了."
我在楼下找到正在擦墙的爱德,他戴着耳机被我吓了一条.看来他还不知道这儿已经到处都是那些清洁工暴徒了.
"纽约警察"我说明身份,然后问他要7楼的密码.他想了一下告诉776.然后继续擦他的墙了.
"待在这别乱走."我吩咐他后离开.
回到七楼打打开密码门到了楼层另一边了,又到一处必须从屋檐走出去的地方.院子里的清洁工还未散去,我用狙击枪解决了他们.沿着屋檐一级一级往下,我从另一个地方我住处隔壁的房间,我的

房间已经整个被开始的爆炸烧毁了,这些火焰烧不毁我的过去,它们只令过去的阴影在我身后蹦的更高.....

Part1.黑暗之中
第五章:她到过的痕迹.

我需要想办法离开这栋楼,到街上去,这层楼连着通道的门已经可以打开了.我跟着楼梯一路往下,莫拉也是往

这走的,地上的尸体就是她的作品了.再下一层看见一个门被木板堵住,门另一边传来呼喊:
"救我!好大的火!帮我出去!"
我走过去踢开木板,那人用力过度摔了个踉跄.
"祝福你,我欠你个人情"他还没爬起来就在说.
又是个乞丐模样的人,而且这个还是喝醉了的.然后他从衣服里面掏出2把枪来,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别汗!哈哈!这是我用来工作的,我也是个跟你一样的条子."
....................
"跟着我来吧"
我领着他找出路,他却在后面自顾自的说话:
"我做条子,来供养我的婚姻,我妻子总是担心我办案是出事,等我不那么拼命了,她却离开我跟人走了.然后我

开始酗酒,上司因为我酗酒把我调到了老鼠帮,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了.."
走廊尽头上的瓦斯管爆裂了,里面喷出猛烈的火舌把往楼下的出口挡住,没办法过.只好回到楼梯继续下楼找

别的出路.找到出口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她正对着门叫骂:
"该死的粘虫,把门打开!这里有人困住了!"她看见我来了马上对我说:"婊子养的把这门锁上了!"
突然发觉自己语气不对,她马上好声好气的问:
"你是来救我的?"
"是吧,我们得出去."
"你可以从三楼窗户外面的屋檐出去,如果你能灭了那儿的火的话."她说,她说的地方大概就是我刚刚过不去

的那里.接着她也掏出一把枪:"女孩要保护她自己的安全"她是这样说的.我让他们跟上,开始去找能关掉火的

地方.
"我叫紫罗兰"女孩开始自我介绍..
"紫罗兰宝贝,我是你的男人..."说这话的可是另外一个警察,我正在前面领路呢.
"做的你梦吧,草包.""你要带我们出去哦.."她骂完他后又嗲声说.
"你求我啊,哈哈..."他还要插嘴..
"嘿!我是在跟前面的帅哥说话!"
.........................
我们在楼下的房间里找到了瓦斯阀门,只要阀门关上了三楼的火就烧不长久了.回到三楼,那个的火已经灭了,

从左边穿出去,我准备爬出窗口,他们却没有跟上来.女孩说她要做她自己的事了,而那个警察留在窗口那掩护

我.
刚准备走下面院子就又跑出大堆清洁工,我沿着房檐快速绕到另一边的装修架上,他们则在窗口帮我火力压制

.跳上屋檐走到另一个装修架上,我终于下到了院子,摆平最后一车清洁工.我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Part1.黑暗之中
第六章:直线延伸的恐惧.

莫拉的住处藏在90年代拍摄TV秀用的剧棚里.这个TV秀后来因为死了人而停止了.
来到这里让我感觉像中了圈套,我觉得心虚.好像自己就要被抓住了.前门没有锁,很轻松就可以进来.这么容易进来为什么没有流浪汉流浪狗什么的扎窝.有点点奇怪.
这里被糊成一个恐怖的剧场,上演一幕幕恐怖的纸板剧,穿过几间房,有间房子里面的镜子的自己竟然是一直火烈鸟,真是讽刺的设计.
...............
’你的过去想着办法从你身边开溜’
’你会听见破碎的回音不断,就像重播’
’每个人都提醒你想起过去,你被他们逼到发疯’
’就算那些人都是自己的想象’
................
’当娱乐节目都像是超现实的反映你的生活时’
’你能被这个玩笑逗笑就已经很幸运了’
’我没有资格谈论幸运’
’或者也许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为了搞笑才建起来’
................
’这个剧棚越往里走越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承受它和放弃它是这里给你的唯一两个选择’
’让你想的更开一点’
’我们是谁就一定要选择什么样的结果吗?’
................
一路想着这些奇怪的话题,我总于走到了场景的幕后,身体开始暖和一点了.这让我想起莫拉,当我第一次遇见莫拉的时候,她的孪生姐姐正好被杀.那种感觉就像发疯了,正反不分,另一个自己突然静静的滑落,我们2个都是失去自己最爱的人.莫拉的房门锁着.我应该把它弄开.但我强烈的感觉到这附近也被监视了,大概是强烈的幻想想昏了头,在这还继续扮演着妄想狂的角色,开不开门变得异常重要,妄想开门后碰到更加疯狂的情景.

但是,讽刺的是,妄想归妄想,这扇门我却弄不开.

我沿着走道继续出去.出门可以跳上一个屋顶,那儿的窗户是开的.从那儿进去,我到了莫拉的住处里.浴室里传来莫拉的歌声,她正在洗澡.

我推开浴室的门,莫拉没有回头,就知道是我来了.
"我告诉你一件事,莫拉,你可不是个歌手"莫拉停止唱歌,对自己说.
"你改变了策略."我说的直接了当."我们需要谈谈"
"帮我把毯子拿来,好么?"莫拉从洗浴间里探出头,指着洗手池边的毯子.
我拿毯子走近递给她,她边走出洗浴间接过毯子披上,我连忙侧过头回避..
"好了,现在你已经在这了.在我换衣服时你可以看我的后背."
莫拉说着走出浴室.

她告诉过我有人想我们死.
而我觉得只是她在演戏,我是这里唯一有危险的人.........

Part1.黑暗之中
第七章:百万美元的问题

"你在这监视电梯,我上去."莫拉站在监控台里对我说.
"我上去"我告诉她,然后朝电梯走去.危险的事情我没有留给女人做的习惯.
"你是个男人."莫拉了解我.
电梯里,我和莫拉用通讯器保持联络.
"我面前有大楼的片面图,我可以指引你路线."莫拉告诉我.
习惯了横冲直闯的我有没有人指引都差不多,我问了我比较有兴趣的问题:
"你怎么能活到现在?上次我看见子弹打进你的头里."
"也许它还在里面,帮助我集中精力."
在这栋楼里,我要开始相信她了.
"让我们开始干活吧,左面有清洁工守住科科安的房门,大厅对面有人穿过房间在巡逻."
电梯到了,门打开,莫拉准时送上电梯外的情况.做掉他们发现那门进不去,我从旁边一间房进去又做掉2个在做清洁的清洁工.
"但愿还有别的清洁工在清扫"
"科科安说过还有别的核心集团成员居住在这栋楼内"
后面的天台有处栏杆断了正好通到另外一间房间.我打碎窗户玻璃进入.
"我进来了,开始检查四周."我告诉莫拉.这间套房的房间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什么也没有."
"检查楼上"
"我正在上楼"
来到楼上杀了一些清洁工我来到一间小房间,科科安的尸体在这里.
"我们来晚了,他已经死了"
"你需要离开那里,我们现在需要离开这栋楼了,更多的清洁工在大厅这边,他们朝你的方向来了"
我还不准备离开,我不会放弃这个明显的线索不管.线索是房间里的照片,5个人在别墅前照的,科科安在其中,参议员盖特在其中,阿尔弗雷德沃登也在.所以这是真的,打赌结束,核心集团是真实存

在的.
回大厅一路遭遇清洁工,从一处楼梯下去有个清洁工在弹钢琴.干掉他们莫拉告诉试试从阳台上跳下去.从阳台跳到雨棚,再下到另一个阳台,在莫拉的指引下我从到达大厅然后又进入另一边的套

房,顺着套房的楼梯一直往下.莫拉那边却开始有点不对劲,告诉我门后有很多人让我绕过去,而绕过去后却只见到一个人.
"我没有主意了,马克思"莫拉说,
"我去检查有清洁工在的套间"我告诉莫拉我的想法.
接下来我找到一间有窗户的房间.
"莫拉,我找到一台清洁窗户用的电梯,我下去试试"
"莫拉?"莫那那边变得更加不对劲,
"马克思,马克思我只是想说 --- " "该死!"通话机里传来交火的声音通讯便中断了.莫拉那边也被袭击了.
我从窗户出去,一直往下下到另一处进口,然后从套间找到回大厅的路,大厅里考夫曼和手下正好从电梯里下来.干掉他们之后我回电梯下按下一楼的按钮.为什么她把我带到这里来?为了帮忙?
还是为了她一些她没有告诉我的事情?
想不出头绪,电梯门已经打开.

"别动!纽约警察!"
一楼都是警局的人了,莫拉被抓住,温特森看见电梯里的人是我,变得很恼火.
"佩恩?!! 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温特森反复的问.
反复的问这个给我百万美元我也答不上来的问题.

Part2,二选一.
序幕
从巴沃拉的办公室出来,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我在电脑前清理线索.
一切都是有联系的,杀死参议员盖特的凶手,清洁工,核心集团,文尼哥尼特.我要让温特森来看看这些线索,温特森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她不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我走上前接听:
"温特森的电话"
那边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就把电话挂断了,警局的同事看见了提醒我说:
"最好把让温特森自己来接,她好像很在意来找她的电话.我想她正在审问室等着目击证人确认凶犯."
我想等温特森跟目击者认完凶手后和她谈谈.我来到审讯室,那边目击者正在认人.
"她们不能从通过单向玻璃看到你,你只需要抓紧时间认人. 指出他们中间你认识的那个,OK?"
"是的.好的"
"2号,上前一部然后念出你面前的句子"
"我不认识字"
"那就跟着我念"
"你以为我会听吗?"
"你就是那个持枪的凶犯"
"愚蠢,你就是那个持枪的凶犯"
"谢谢合作,退回去2号,3号,上前一部念你面前的句子"
"你就是那个持枪的凶犯"
3号是莫拉,莫拉念完退了回去.
"我等下还要去认那些穿连身裤的人吗?"目击者问.
"那跟你没有关系,集中精神完成手头的任务,你认识她们其中的一个吗?"
"是的,3号就是."
"谢谢合作"
"好了,认人完毕,把她们带出去吧."认人结束,温特森从审讯室里出来见到我.
"我试着帮过你了,马克思,你不听我的.现在已经太迟了."温特森不太想理我.
"这个很重要,我希望你看看"
"太迟了,佩恩,已经不重要了,你做了你自己的决定,你选了你自己的路.我要忙了,马克思,走开吧."
温特森不搭理我,我又重新走进问讯室跟那个目击者谈话.
"我是探员佩恩,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开始想告诉那个探长,这个地方到处都很脏了,他们一定从来没有清扫过这里,但是那个探长根本没听我在说什么.其实很难说清楚谁杀了谁,但是我还是指了那只可怜的小鸡.唉.."
"好的,谢谢你"
"不,谢谢你"
跟目击者聊过我走出审讯室,温特森这个时候在通电话:
"他们查的太深,他们两个都是.在逮捕她的时候佩恩也在现场."
我听见温特森说话的内容不太对,马上问她在跟谁同电话,温特森马上把电话挂断.
"你在泄漏信息!"
"巴沃拉对你太温柔了,我提供信息给适当的高层,他们有权知道这些.离我的案子远一点,马克思,为了你自己好离我的案子远一点."温特森气愤的说着走进巴沃拉的办公室,把门重重的关上.所有事情都超出黑白两色,某处道路变得模糊,颜色开始改变,变得灰而浑浊.温特森超出了我的怀疑范围,那种感觉像是说再见.
莫拉被关在楼下的牢房里,我打算下去看看她.
"莫拉萨克斯?"我告诉同事皮特博格我要找她.
"走廊尽头你左手边最后一间房,莫拉萨克斯,嗯?走运的家伙,我也不介意去问她要点口讯,耶,她长的不错,她杀了什么人是吗?那最好小心一点,佩恩.这是非常基本的要求哦."
我顺着走廊一直走下去,那个醉汉被关在中间一个监狱,再过去一点就是莫拉的监狱,莫拉看见我有些激动,要我想办法把她弄出去.
"马克思,你想办法把我弄出去"
"你知道我不可能这样做"
"如果我留在这里,我会死,这是不是有点戏剧化?在监狱里我是一直待宰的鸭子.这里还真是安全.拜托!马克思!这些警察中间一定有人拿核心集团的俸禄,你应该知道"
"这个假设是什么意思?"
"你认识阿尔弗雷德沃登,你想得到答案,打电话给他.他会愿意证实我跟你说的所有事."
"好,我现在就去打."
醉汉听见我们的谈话,也在那搭腔:
"跟这位女士说的一样,我们都会死.我吐出来的东西不好看,但它绝不骗人."
在同事这找到电话,我打给阿尔弗雷德沃登,没有人接听,我留下口讯让他联系我.就在这时楼上突然发生了爆炸,这间房的同事都拿着枪上去支援,我不放心莫拉,通过监视器看她那的情况.三个清洁工进了监狱的走廊寻找莫拉,莫拉在床底下躲过一劫,拿起被击倒的警员身上的钥匙开门逃跑了,莫拉又说对了,我要跟着她.我需要枪来解决走廊上的清洁工,壁柜里面还有一只手枪。我端起枪追了出去。。。

莫拉已经消失在夜幕之中,没有她帮助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但是我知道哪里可以找到他.
就在这时,一辆车开到我面前停住..

Part2.二选一
第一章:如愿以偿.

和莫拉一起跑上楼梯,我从一处不结实的地方跌落,莫拉被追上来的清洁工逼退,我与她再一次分开来,摆平追兵回到TV秀场景一路往前,莫拉也不时的在高处配合我.差不多摆平来这里的清洁工后,我追到门前,这时清洁工已经又准备逃走,我被他们一次次驾车开溜弄得恶心和疲惫,我现在有一次机会,没时间发呆和想太多,我跳上他们的车..

Part2.二选一.
第二章.身在其中
"莫拉,卡斯林保险公司建筑区域."
"我就来."
在我告诉莫拉位置后,车子开进停车场停稳了.
"把它拿到顶楼去?"
"是的,和那些在休息的证据放在一起."
"嘿!小心那些红色盒子,你会把我们全都炸飞的."
其他的清洁工搬东西上去了,剩下一个还在车外.
"我从这车子里搬东西,我们在上面见."然后他打开车门,很不幸的看见了我.
"这他x的怎....." 我不喜欢人说脏话.

我想起维拉迪的"特洛伊木马",我躲在他们的车箱里找到了他们的藏身处,他们还让我知道证据就在顶楼.边想边步出停车场,快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人声.那两个搬箱子的家伙又下来了.
"安德鲁斯说他会跟在我们后面."
"跟在我们后面吃屎."另一个家伙比较火大.
"他说他从车后箱拿了他的东西就会跟来."
"什么’东西’?他还藏了什么东西在这里?"
如果安德鲁斯有藏什么东西,那就是我,他们见到我时也一定像我这样想.杀了他们离开停车场,我看到他们所说的危险的红色箱子.长条形的红色箱子里面装满了爆炸物.来到大厅的时候莫拉用通讯器告诉我她也已经到了.
"马克思,我到了这边了,你在哪里?"
"一个废弃的建筑,应该是在这区的边缘,螺旋式的楼层."
"我的位置不对,我想办法到找个房顶来看看找个地区."
"现在,我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而我身在其中."
上楼找到路来到大楼外面,清除这里的清洁工我又从另一扇门回到建筑物里.走到一个门前听见电视正在播一则新闻.关于警局爆炸事故的.
"......当地警察局,参议员盖特的谋杀嫌疑犯莫拉萨克斯逃脱.爆炸并没有引起直接的人员伤亡,但是2个警员和有些被拘留的嫌疑犯在被匪徒闯入后袭击身亡.局长吉姆巴沃拉强调莫拉萨克斯是极端危险的人物,纽约警察已经展开全面的调查和搜捕,而APB也公开表示原探员马克思佩恩,在之前的不正当执勤和与莫拉接触后,也成为本次事件的嫌疑人并也将接受调查.NYNN电视台报道."
看来建筑外的情况变得很坏,建筑内的路不多,我之往前到了一间堆放满军火的房间.维拉迪曾经说过文尼哥尼特因为想消除竞争对手,才袭击了维拉迪的造枪车间,这件房堆满了军火,足够装备一只军队.
"莫拉,这些人在囤积武器,准备干一大票,核心人员恐怕是专业."我通告莫拉
"从我这看上去不像."莫拉回答,这又隐藏着什么意思?
寻路一直到达楼顶,这件房里堆满了用黑袋子装着的尸体.

Part2.二选一.
第三章.炸开锅

正在想怎么通知警局的时候,门口进来几个清洁工,他们发现我便向我开火,我在石柱后面躲藏,
"不!停下来!这个房间全都是爆炸物!停下来!别开枪!"领头的清洁工刚要制止他们,那些箱子已经开始爆炸了,我被炸飞到桌子后面.清洁工们都逃跑了,
"马克思!发生什么事?!"莫拉那边一定是也听到了巨响.
"这栋房子炸开锅了,这就是怎么回事."

整栋楼都快要爆炸了,我一路往下逃,最后关头找到一个窗户跳出去,爆炸的余波把我掀飞直坠到地面....

Part2.二选一.
第四章.指挥她的神经

(玩家开始控制莫拉)

"马克思,我到了这边了,你在哪里?"
"一个废弃的建筑,应该是在这区的边缘,螺旋式的楼层."
"我的位置不对,我想办法到找个房顶来看看找个地区."
"现在,我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而我身在其中."
"小心点"

我从楼下一直上到顶层,但是这里没有可以通道外边的路.这个时候通讯器里传来马克思的声音,
"莫拉,这些人在囤积武器,准备干一大票,核心人员恐怕是专业."
"从我这看上去不像."我这看起来他们更像是一群装修工人也不是清洁工.
在顶层我找到一处可以跳下去的地方.
"莫拉,有时候你必须试试往下走."我这么对自己说,然后跳了下去.

Part.2
第五章.窗外

马克思居然要我离开去叫警察?
"莫拉,我知道这听上去很疯狂,但我需要你离开去叫警察来这里."
"你说的没错,你是疯了,马克思,我可是逃亡者,我刚刚才从警局里逃出来!"
"我不是在谈条件.."
"去死吧,马克思."
我气的掐掉了通讯,"野种.",我还补骂了一句.

继续往前寻找出口,建筑突然剧烈的抖动,通讯器里也传来巨响.
"马克思!发生什么事?!"
"这栋房子炸开锅了,这就是怎么回事."他说完通讯就变得不好,
"马克思??"你这该死的.

等我终于找到可以看见外面的平台时,却正好看见马克思从窗户中跳出来逃生,爆炸的余波把他掀飞,重重的

压坏几块板子摔在地上,更糟糕的是,一块板子翻下来,压在他身上.

’ - 把准则抛出窗外,可能有天你也会这样做.’
’ - 这不是我在夜里第一次下坠’
’ - 仍然只是大买卖的前奏’
’ - 仍然还是远离着最后的关头’

"马克思?!马克思|??!"我站在高处用通讯器与马克思联络,从场地的另一头已经有清洁工对着他跑来.
"马克思,来了一队人."
"莫拉,你想办法弄走他们,帮我争取时间."

’ - 没有她我不能活.’

我杀死院子里的朝马克思走去的三个清洁工后,马克思也从终于掀开木板爬出来.
"好了,继续做事,有什么主意吗?"
"想办法进去,我跟着你."
马克思往场地右边移动,我从上面一路掩护他.干掉四周包围上他的清洁工,马克思也终于到了最近的一个门前,
"不妙,门是锁的."马克思告诉我."我要穿过庭院到下一扇门,我需要你掩护我."
走到一半马克思却被很强的火力堵住,他躲在一块竖起的铁板后.我这因为太远却看不到像他开火的敌人.
"马克思,这个位置我看不到他们.我现在返回楼里去找一个更好的位置."
"这可不像我正身处危险啊."
"你是想我们继续开玩笑,还是想让我去找位置?"
"go"
"这就对了."我掉头去找另一处平台

’ - 我现在麻烦了’
’ - 我只能希望莫拉可以找到可以看到院子的开口,及时的干掉这些突击队员(注:退装的清洁工).’

赶到一处平台,可以看到向马克思开枪的人了.我举枪干掉他.
"马克思,路通了."
"我移动位置了,掩护我!"
佩恩没走几步,却又被人堵住.而敌人却又一次躲在我视野外面.
"这听上去像是又来一次,但这次他们就要把我放到在这里了."
我看见对面有个支架,就在袭击他的匪徒的正上方,
"我过去,我会到围着院子另一边的那个脚手架上."

’ - 我在和时间赛跑,我盯着脚手架,希望看见莫拉出现在那儿.’

到了这边的支架时,佩恩有些支持不住了.
"莫拉,我不是在催,但是他们越来越饥渴."
"我来了."
干掉这个支架上的人后,我向下瞄准杀死堵住马克思路的人.阻碍清除,马克思跑到第二个门前,看见他在踢门

我就知道门又开不了.
"运气不好,这里有条通到另一个院子的通路,我试试找个."
"好,我从我这穿过建筑和你在那边碰面."
马克思从通道跑入建筑.我也从支架往上找通到另一边的出路.
"莫拉,想办法到我这边来."
找到一处缺口,我跳了下去。
"马克思,我找到路了,我来了."

Part.2
第六章.洞中的天才.

刚到另一边,建筑外传来了警鸣.

’ - 莫拉一定也听到了警鸣声,’
’ - 这个也许会另她不太开心.’

"马克思,你这该死的!我告诉过你不要找警察."
"你那视野怎么样,莫拉?瞄准那些瓦斯罐."
下面的木屋里跑出很多突击队员,打瓦斯罐确实是比较省事的方法.

"坏消息就是,这里的第一个门也是锁上的.更坏的消息是那些突击队员见到我这样会很开心.我现在去第二扇

门."
"好的,我会掩护你"

马克思跑去第二个门,那个门还是打不开.

"锁的!我正在从这个门离开.院子左边对面有一扇门,我需要火力掩护才能到达那儿."
"好,等在你那里,我去院子的另一边掩护你,就位了我就通知你."

’ - 如果她没有到达可以掩护我的位置,我就没有办法活着离开这里.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我回头走了不远找到另一个位置,
"我到了,准备行动."我通知佩恩,走上支架,突击队员在我脚下偏前一点.我像脚下扔出手雷并通知佩恩行动:
"好了 - 准备 - 走!"
"然后他就挂了."佩恩在搞笑.
"一群抓狂的人"我在说脚下冲出的那群突击队员,不过这话此时用在佩恩身上好像也很合适.

"锁的. 最后一个机会:你脚下院子外面的那个门."
"在另一边和你碰头"
"听着,莫拉.TV秀剧棚,你在那想告诉我的事情."
"耶~?"
"怎样?"
"什么怎样?马克思"
通讯质量开始边差起来.
"重复,通讯快要断了.该死的!好多突击队员!不能- "
"马克思? 马克思? 回话!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通讯中断了..
我从这里的支架上楼,寻找能到另一边与马克思见面的出路.如马克思所言,一路上突击队员多了起来.顺着路

一直往下,出门到达这栋建筑的地基部分.
"莫拉?我在地基坑的边缘,这里可以看见一条出路."
"我在地基底部,我想办法上去."
"ok,这些突击队员好像不想我们离开.我去跟他们谈谈."
这里中间有间房间,我过去那边碰碰运气,房子后面2个突击队员在商量撤退,我当然不会给他们机会,还找到

了他们撤退用的升降机.马克思那边进展也不错.
"莫拉,跟这些突击队员谈妥了,他们正在收拾包裹离开."
"找到一台升降机,我正在上来."
"好,我看见升降机了.我会在那里.清洁工已经走了,这里已经都安全了."

升降机把我带到上面停稳.我走出升降机,而温特森却从一处墙角里走出来.佩恩这时候也到了这里.

’ - 开枪是一道二选一的题,你选择抠动扳机或者选择不."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序.

我做着个梦,

我梦见我从病床上起来,走廊上传来莫拉的声音,我梦见我追着跑出去,医院路的尽头却连接着牢房,每间牢房都关着我自己.每一间牢房的墙上都用血写着不同的字.

"仔细想,该死的!仔细想,仔细的想想!等等,等一下!我可以理出头绪!我可以解释!我可以整理!"
第一间牢房的自己神情焦虑,牢房墙上写着"妄想"

"我杀了他们.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把他们埋在后院的蔷薇丛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第二间牢房的自己痛苦不堪,牢房墙上写着"神经"

"我要去追他,追这个做这些事情的人.我要去抓住他,我要去让他偿还,我要处罚他,让他痛苦,让他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我要去杀了他."
第三间牢房的自己暴戾不已,牢房墙上写着"狂怒"

"有趣,这一刻我忘记了我的存在,我在不停的转变,我看上去不像这样的,我以为我是凶手,我以为我是匪徒,我以为我是警察,我以为我是病患,我以为,不!我是谁?! 我究竟是谁?! ...........我以为我在恋爱.."
第四间牢房的自己疲惫不堪,牢房的墙上写着"精神分裂"

我梦见我穿过这四间房,来到莫拉的浴室,我梦见我从爆炸后的警局逃出,吉姆巴沃拉倒在一处墙角,我梦见他开口说话:
"佩恩?佩恩!你必须去,佩恩,你必须去解决这件事情,我们被出卖了,你去把出卖我们的人找出来,解决这件事,答应我,答应我佩恩,忠诚的面对警章,找出是谁干的......"

我梦见我离开巴沃拉,我梦见温特森和莫拉在警局里对峙.

"马克思,她是一个凶手."
"退后,佩恩."
"马克思,是她跟在我们背后,她是他们其中之一."
"佩恩,这是你做为探员的指责!"
"指责?这就是你做的最好事情?"
"太晚了,马克思,你以谋杀之名被拘捕了."
"我为你做件事,马克思.子弹射进脑袋,我可以帮你终结这痛苦."

我梦见她们对我开枪...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一章. 死定了.

清洁工集团的突击队员已经来找我,我需要枪,我需要从这里跑出去,希望止痛剂能帮我坚持到出口.

一个突击队员堵在尸检房门口,这间房里没有武器,我开门把他撞到便一路逃跑,途中又遇见另外一个突击队

员,我跑到病房员工的办公室暂时藏身时,有个保安被他们杀死了,保安的枪掉在办公室的门口,我拼了命冲过

去捡起枪,死里逃生般的杀出医院.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二章. 碰碰撞撞.
我在别墅门前告别沃登.想起那段关于宿命的谈话.现在看来那像是维拉迪在要我祝他计划顺利.
我重返到维拉迪的住处.我要给维拉迪一点回应.在他身后清除他.仅此而已.
维拉迪这儿的俄国人不怎么欢迎我,一路杀到楼下的车库.这儿看见清洁公司的小货车,清洁工的连身制服,违规的军火,这些东西明确的证实了一件事:维拉迪一直在背后操纵.
再往前走了不远听见喇叭里传出麦克的声音,那个曾经和我一起营救维拉迪的家伙.
"现在怎样拉?来个人来告诉我啊,我还可以听见枪声哦,他还没有死啊?他当然还没死了.主角总是可以撑到最后,好吧,佩恩!来老板办公室,我在等了,我们来了结这事."
到了老板办公室,我了结了麦克.维拉迪不在这栋房里.
按沃登说所言来看,维拉迪和莫拉之间会发生碰撞.如果能找到其中之一,也许接下来我可以找到另一个.维拉迪去对付文尼了,我在墙上看到他留下的计划平面图.办公桌上的电话有留言,我按下播放键.
"维拉迪,是我,你在哪? 我需要你. 我现在正在去废弃建筑那儿."
温特森?
"我会那么做了,我会帮你好好关照他们."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三章. 乱战

刚到文尼哥尼特的地方便被文尼的手下堵住去路,他们朝我的车窗玻璃开枪,我连忙摆方向盘躲闪,却一头撞进了边上的房间里.从车上下来,身处的房间和与文尼的地点还被一层木板墙阻隔,我上上下下穿过几栋楼才回到街上,来到文尼呆的房前.
"噢~!为什么我身上会发生这种事?!噢~!这下完美了!现在都毁了!"
我听见文尼的声音,朝他走去,看见他被套在那个棒球仔的服装里.
"噢~!不!不是吧!"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四章. 我最亲爱的朋友.
"他们来杀我了,你要保护我,我们从后院出去."
我没有想要靠文尼的诺言来帮助我,但是我想让维拉迪的计划变得更复杂.
按文尼说的,我把他保护到后院的出口,可以他却因为衣服太大出不去.我们掉头从坐电梯到达他的房间,然后踢开阳台边上的围栏跳下去,在车库找到汽车,终于离开了这个地方.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五章. 输掉的游戏.

(本章没有对白,玩家控制莫拉找到全身是血的马克思.)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六章. 没有圆满结局

’ - 随后,你能在这撕裂了的一秒内活过一生.’

"另外,绅士都一定会为他女人所受的苦报仇,你杀了温特森."

我中了枪,翻到在地,在梦中我是一个看不清的鬼魂.在我的躯体外盘旋.

"佩恩探长,老板已经在这里了,他在等你进去,希望你还没吃过午餐,这次情况可不好看."
吉姆在里面,地上躺着一具尸体,头部中弹.
"这个是你的,你是唯一可以查出真相的人.凶手在找答案,但是他找错了的地方,他应该在自己的脑袋里找."

白光一闪,吉姆躺在手术台上.
"嫌疑犯已经站成一排了,你要抓紧了,佩恩!不然你会失去他."
"他没心跳了,该死!我们在失去他!"
"给他注射,6毫克,电脉冲,启动!"
"没回应"
"没有反应"
"再来一次,300伏特,启动"
"没回应"
"没有反应,大夫?"
"再来,再拉一次,350,启动."
"没回应"
"仍然不行."
"失去他了,死亡时间,临晨2点30分."

我在审问室中看见自己,
"纽约警察,放下枪!"
"你在怎么办,兄弟,我们都是有罪的."
镜中的自己开枪像我射击,然后跑出去,我从侧门追出去,路过放着棒球公仔的地方听见电视节目中传来的声音.
"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你赢!你赢了!求求你放我走,你什么都可以拿走,军火交易和所有的.只是不要杀我!"
然后是维拉迪的声音.
"文尼,我最亲爱的朋友,让我们玩个小游戏,你已经在游戏里了,对吗? 规则很简单,如果你答问题,我从你头套中取出一部分炸弹,如果你全部答对,你就自由了.听上去不错吧?"
"好的,好的."
"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你最爱的TV秀."
"好."
"准备好了?第一个问题,棒球男孩队长的名字是什么?"
"马克思威尔的恶魔!马克思威尔的恶魔!"
"很简单,哈"
"好的,根据约定,"
"恭喜,炸弹已经取了一半了,再答对一题,你就可以自由回家了."
"好,好,我能办到,我能办到."
"问题是什么?"
"谁是马克思威尔的恶魔的原创?"
"当然是Entropy博士,"
"不,等一下,你是什么意思,真正的?那就是秀的作者,Sammy Waters."
"精彩,文尼.但是很不幸,答 错 了.马克思威尔的恶魔的原创是马克思威尔的职员James.19世纪英国的物理学家."
"不公平!伙计,你要给我另外一个机会."
"文尼,文森特.我也很想,不过规则就是规则."
"不,不要!求求你!不!不要杀我!不!不!求求你!"
炸弹起爆,电视盘边的棒球公仔的头被炸飞.

往前走另外一间房的电视播放这另一个节目.
"什么都别怕,维拉迪来啦"
"莫拉.萨克斯."
"维拉迪迈.勒姆,参议员盖特已经死了"
"这是必然的,没什么感觉,现在还不晚,我的宝贝,加入我我就原谅一切.我们将成为闪耀的一对,我是国王,而你会是王后."
"在你的梦里."
电视中莫拉向维拉迪开枪,击中维拉迪的手臂.
"看,你除了歹徒什么都不是."
维拉迪大怒.
"抓住她,抓住这个婊子.".....

我在梦境中继续往前,身后传来莫拉的声音,我回头朝她开枪,枪却射不出子弹.
"这帮不到什么忙的"莫拉拨开我的枪"我头中的子弹把我带来找你"莫拉上前吻我..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七章. 爱,刺痛.
我和莫拉翻上别墅的高墙,院子里已经被那些突击队员守备森严.
"表演时间"莫拉说.
我指着院子里的一处石膏,告诉莫拉我想办法到那边,让她在这掩护我,刚准备从墙上下去,就已经被守备的突击队员发现了.在莫拉掩护下冲到石膏处时,莫拉那儿的侧门冲出突击队员,莫拉杀了他丢下句"马克思,我进去了"就把我独自留在院子里.
"该死."
正门冲出人来杀我,我从这进去,躲开被他们引爆塌下来的天花板,我杀路大厅右边的院子里.莫拉也来到这儿,在上面帮忙.
"我下来了"莫拉告诉我
"不,留在那儿,我走一楼,你走二楼."
"好"
"我不肯定我可以......"
"来人了"
我从打开的门那儿走进书房,在这里我跟莫拉再一次上下配合.
"现在怎么办"清除这儿的敌人后莫拉问我.
"我们再深入建筑一些.想办法找到沃登或者维拉迪."
"好."
莫拉离开而书房另一个门冲出人来杀我,我干掉他们往前到了一个大厅.莫拉也从上面出来,
"继续走,去另一翼看看."我告诉她.
我从另一边上楼,在塌下的房顶那儿和对面的莫拉再次碰面.
"沃登在他的房子,在别墅后端."两边都检查过没有看见他,我便这样断定.
我们从两边一起挺进,最后在集合在沃登房间的门前.
我前去开门,门开不开,而莫拉却触动一处机关,门开了.莫拉来过这别墅,莫拉为沃登工作,维拉迪告诉我的是真的.
Part.3 从美国梦中醒来
第八章. 那熟悉的感觉.

"这场杀戮已经走的太远"
"我只是刚刚开始.当个地狱里的统治者比当个天堂里的仆从要好的多."
"你太自以为事了!"
沃登气的站起来掐维拉迪的脖子,
"该 死 的白痴."维拉迪对着沃登的肚子猛开几枪,沃登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脑袋里又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我恨它,我欢迎它.我起身与维拉迪肉搏,维拉迪按动炸弹,地板被炸出个大的窟窿,我和他跌了下去,世界又一次清净,再也没有模糊不清,再也没有任何疑问.
"当你需要的时候却找不到一把枪."
维拉迪比我先站起身,他走过来踢我,然后离开这里,他的枪被我跌下来时压在身下,我只剩下一件事要做,就是把枪还给维拉迪,再加上一颗子弹.

"他在我后面,拦住他,再给我一把枪."
"我们还可以再次合作的,马克思,总比像那个女人那样的结果要好."
"当然是在开玩笑."

地窖开始爆炸,我一路逃出,赶到上面是维拉迪隔着一层防弹玻璃对我叫嚣.
"你x他x 妈 的有什么问题,马克思?你为什么不干脆去死?你痛恨你的生命,你一直悲惨的可怜.甚至连一点享受生命都不敢.面对吧,不然你早已经可以死了.帮你自己个忙,放弃吧!"
他扔下话后继续逃跑,防弹玻璃打开,我一直往上追去.

追到顶楼,维拉迪爬上一处高台,
"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你的,马克思."我躲过他丢来的燃烧弹.在高台旁边找可以上去的地方.
"你知不知道那个老 东 西总是爬到这上面来.看他自己拥有的权利.扮演上帝."
"嘿!注意点听,我在跟你讲话"
维拉迪从上面丢下手雷,圆顶周围的玻璃被炸的粉碎.没有办法爬上去,我只好用MP5开境瞄悬挂高台的四个固定点.
"噢~~~~~~这就是你扮演条子的方式??你想变个坏孩子,马克思?你认为你比我还要聪明吗?"
我躲开他丢下的手雷,打断三个的时候,高台固定不住了,最后一处也被崩开,
"Fxxk"
维拉迪随高台一起掉了下来,可是却稳稳当当落在圆顶上.
"什么也别怕,维拉迪来啦!"
他这次投下炸弹,但是还是躲着不露头,但是高台的悬挂装置却正好在他的头顶,就像Damocles之剑.我打掉固定它的四个钉子,Damocles之剑向下刺去,维拉迪跳着躲开了,但圆顶上面已经没有空间让他在躲过我,我开枪击中他.他捂着胸坐着喘息..
"这是....."
"佩恩,我最亲爱的朋友...."
"我差点真的成为英雄."
圆顶崩塌了,他和高台一起向下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