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1930》全攻略

匿名网友 · 10 小时 19 分钟前 · 2018 次点击
《芝加哥1930》攻略(上)

重要操作说明

双击物品栏中的武器可以进入瞄准状态。
拖动敌人尸体可以得到敌人身上的物品。
按空格键可以启动慢镜头模式,枪战会容易许多。

黑手党篇

  现在是1928年,芝加哥基本控制在奥尼尔(Hank O'Neill)的爱尔兰帮的手里,这家伙全面控制了酒的地下制造和销售。有些街区则还在当局控制之下。当然,这是暂时的。既然现在我们的唐法尔肯(Don Falcone)打算把生意从纽约扩大到芝加哥,作为他的左右手,我,比洛托(Jack Beretto)和兄弟们就得把这座城市给变成唐法尔肯的芝加哥,让爱尔兰人和条子们见鬼去吧!

  王宫酒店(中一)

  爱尔兰人居然抢先下手,想在王宫酒店干掉我们的唐,嘿,我得给这些小老鼠一点见面礼,让那痞子见识一下跟唐法尔肯对着干有什么下场。
  酒店的经理向我表示欢迎,接着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还有一名男子在大厅里等待着我。奥尼尔的手下正在走廊尽头处等待我们的到来。他还提醒我,如果被服务生看到我杀了人,那么我就得用子弹或者钞票来让他们保持沉默。嗯,这我得记着,既然唐不希望条子们光顾这里。接待员则给了我工作人员更衣室的钥匙,他已为我备好了合适的“服装”。
  铜指套,绳子...好,干活了。我从餐厅过去,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有个小小的意外,有个家伙醉倒在那里,我把他拖到了厨房里的储藏室,免得女服务生多事。现在该收拾外面的两个家伙了(记得用绳子捆起来)。一个家伙带着楼梯间的钥匙,嗯,坐电梯可不是好主意。
  二楼果然有个家伙在守株待兔,可我不是兔子也不是蝉,而是黄雀。把他拖到储藏室去,发现有个被打晕的服务生倒在这里,谁都喜欢把没用的东西放储藏室嘛。用药箱救醒她,给她几秒钟时间清醒过来,然后再询问,得知有两个家伙躲在休息室门后,而吧台后甚至有个拿机枪的。
  我来到厨房,翻窗出去,沿着窗台小心地移动,进入一间客房的浴室,房间里有些子弹。再次沿着窗台来到隔壁的书房,找到手枪。外面有三个家伙,一个不知为何晕倒在地,我从他身上找到了钥匙。打开书房里另一道门,潜入休息室,蹲下沿着墙溜到吧台后(旁边有一个加近战能力的奖励品),解决最后三个家伙。最后下楼去见唐法尔肯。
  我们完全控制了酒店。唐让几个新来的伙计来帮我的忙。在进行下一步行动前,我将他们先训练了一番(可以把奖励品自由分配给某个成员)。

  爱尔兰人的会议(下一A)

  爱尔兰人打算开个会。当然,他们没有邀请我们。实际上,他们要讨论的应该就是如何对付我们。没关系,反正我一向都习惯拿着枪而不是请帖去参加聚会。
  开会的地点在一间汽车旅馆。首先我得搞清楚更具体的地点。这实在很简单,在旅馆的入口处,一个酒鬼告诉我,他才喝了一点儿酒,就被赶出了厨房,那些人怕他泄漏在餐厅召开的会议的内容,他最后说:“我才不会告诉别人,说那个歹徒,奥尼尔,跟窦夫人(Laura Dougherty)有一腿呢。”
  现在我得想办法把厨房里的工作人员都弄出来,然后混进去,听听他们说什么。从东边绕到南边厕所的门口(西边电话亭里有加魅力的奖励品,可以先去拿一下),我碰到一个侍应,他把厨房的钥匙搞丢了,怎么都找不到,怀疑是一个定时来便便的家伙拿走了。我就在厕所里等着,片刻之后,发现隔壁传来动静(看不到敌人的行动,但可以观察门的开关情况),过去捏着鼻子持枪等在门口,很快那家伙就提着裤子出来了。钥匙刚到手,那个侍应就凑上来把钥匙拿走了:“您真是个大好人。”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一溜烟跑到厨房去了。(以上情节纯属虚构:),钥匙当然可以留着。不过交出去的话也还有办法进入厨房,怎么选择就看您的了。)我挠挠头,咱这心比手更黑的黑手党怎么不明不白就当了一回雷锋嗫?没辙,只好想别的办法啦。
  我在北边一排房间搜索一番。中间的房间住着一位女侍应,看到我一脸凶相,她连忙说:“干,干啥?别找我,找我丈夫。喏,这是钥匙,他在东北边那排房间里。”我接过钥匙。她恶狠狠地说:“他说有个生意上的应酬!哼,跟野鸡应酬!那不要脸的东西!”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她看起来比我还狠呐。我悄悄溜到东边那排房子处,用钥匙打开最下面的房门,果然有一对男女坐在床上说话。我从男的身上搜到了从小卖部通往厨房的钥匙。

  接着我又搜了搜旁边几间房间,在拐角的房间里找到小卖部的电话号码。接着是东南角的房子。外屋的两个家伙居然对我视若无睹,将他们摆平后我持枪冲进内屋,撂倒背对我的家伙,另外两人举起了手。几上有份报纸,上面的报道证实了酒鬼的说法。我有主意了。(角落的小房间里有加投掷的奖励品。)
  得知窦夫人即将到来的消息,接待员立刻召集所有服务人员到门口迎接。我溜进小卖部,开门一看,嘿,正撞见两个家伙,他们举枪就射,我是左扭右扭呀好不容易躲了过去,掏枪将他们击毙。(旁边的小房间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现在我可以悄悄溜进厨房听听他们说什么了。
  真是令人吃惊。他们谈及一个传闻,说一个叫“男爵(Baron)”的人一直在挪用唐的现金,但还无人知晓“男爵”的身份。回去向唐报告此事时他自然很恼火:“很好,我希望这硕鼠有买人身保险,那样他家的寡妇日子会好过一些...”我笑了。

  打烂酒罐(上一)

  我们发现了爱尔兰人的私酒仓库,真是的,有好酒也不分享,至少也得让我们闻闻嘛。
  这里看起来只是破旧的工厂。我从东南边潜入,在卡车旁发现了3件酒,统统打破,有点可惜。在仓库的办公室里我打倒一个大个子得到了金钥匙。然后来到地下室,私酒加工厂就隐藏在这里,但是进不去。我在西南角找到了一个工人,他说中央动力室的工友也许能给我提供帮助。(旁边的房间里,内屋有手雷和许多子弹,但门口有两个持散弹枪的把守。)
  我沿着通道回到地面上,这里是西南角的废弃车间。两个家伙看守着2件酒。出门我就看到了被铁丝网隔开的中央动力室。里面有个工人,他一见我就叫了起来:“嘿,你来得正好!”他饿坏了,让我去东边的水管处找跟他穿得一样的伙伴过来帮忙。我穿过废车场来到了水管处,在小屋里找到了那工人。他不省人事,正好我在废车场里捡到了药箱。原来他看到那些人装酒了。我跟他回到动力室,两人给了我一些帮助:金钥匙和加投掷的奖励品。
  我回到了地下室,过桥用金钥匙开门(里面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来到灌装私酒的房间,打破了4件。然后在过道旁的办公室里找到铁钥匙,来到了装箱的地方。哦,好多酒桶呀,正好来练习一下枪法...好,全搞定了。不过怎么还少5件(这个区域总共32件,其实总数是46而不是47)?啊,这里有把钥匙,我记得附近有个房间还锁着...嗯,果然在这里。(这里还有加枪法的奖励品。)

  敲诈餐馆(下二)

  啥?有间餐馆不肯接受我们的保护?唉,算了吧,一间破餐馆也没多少油水。啥?其实那是间赌场?那我可得去好好劝劝他们了,这种生意更需要我们保护呀。
  一对刚走出餐馆的男女抱怨着,说这餐馆糟透了,连厕所旁边都有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溜达。我不动声色地走进餐馆。招待员向我表示欢迎。我装出苦恼的表情,快步走向后门。听声音外面确实有人在溜达。我悄悄拔出枪来,打开门。两个家伙一愣,其中一个家伙一扭身准备跑开,我扬了扬枪口,他立即站住了。(如果他们跑掉的话会到后面报信,不仅会惊动大批敌人而且还有新的增援。进厨房也会惊动敌人。)
  清除院子里的敌人后我打开了通往厨房后面通道的门。好家伙,一个拿着机枪,一个拿着散弹枪,不过他们反应太慢了。接下来我端着机枪冲进后面的赌场来了一番大清洗,十多个恶棍倒下了,我完成了清洗赌场的任务。从其中一个家伙身上我搜到了铜钥匙。接着我冲进后面的办公室,这里只有四个人,却有两条散弹枪,又是一番恶战。我拿到了金钥匙。(旁边卫生间里有加枪法的奖励品,厨房里还有一个加投掷的。)接着我杀到后院,打开办公室的门,给了赌场管理人员一个惊喜,最后跳上汽车扬长而去(点方向盘)。

  谁杀了乔乔?(下一B)

  我们的人,俏皮乔乔被杀了,唐让我再次前往汽车旅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警察已经控制了这里,在一一盘查这里的人,我可不想跟他们一起喝茶。我数门熟路地从东边的小路绕到了东南边的路口,路上只有一名警察在巡逻。(东边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我大摇大摆地从路口的树直走到中间那排房间处,哈,没人看见我。尽头就是乔乔的房间,避开门口的警察,我进入了房间,一个记者正在拍照。(房间里有加医疗的奖励品。)我在房间里搜索一番,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但是金融记录不见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询问了楼梯口一辆汽车旁的男子,他以为我是记者,建议我去找经理,他的办公室在东南边。虽然门口站着两名警察,我还是无声无息地贴着墙溜了进去。我注意到了保险柜。但只有他的助手在这里。他答应带我去找经理。我跟着他来到了厨房外的树林。他进去叫经理。很快他们就出来了。我二话不说就给了经理一拳,拿到了密码。

  保险柜里是一把铁钥匙。我来到下面那排房间,打开中间那间房间的门。现在里面住着一位男子。他说金融记录被对面的吉姆拿走了。我又来到对面那排房间,在第一间里面找到了吉姆。他还想动手,但马上就趴下了。又是一把钥匙!我绕到东边的路口,来到东面那排房间处,打开最下面房间的门,当然,这次我不会再看到偷情的男女,里面就是让我找了半天的金融记录。我来到西边的电话亭处。“是,唐,您的匹萨会在二十分钟内送到!”我丢下电话,如影子一般穿梭过停车场,离开旅馆,跳上路边的车。
  显然,乔乔的死跟“男爵”有关,可惜他已经无法开口了。

  奥尼尔的死期(中二)

  “男爵”就是奥尼尔,看来我们该跟他算总账了。
  现在是用枪说话的时候。我一路杀进仓库,敌人躲进办公室,锁上了门,一边呼叫救援。被前后夹击就不妙了,我飞快跑出仓库,等增援的敌人赶到后将他们全部消灭,再次进入仓库。(楼梯下有加投掷的奖励品。)
  我来到厕所(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解决了一个正在便便的家伙。这时外面传来开门声、纷乱的脚步声、呼喊声,旁边办公室里的敌人冲过来了。我看到跑在最前头的家伙手上还拿着一把钥匙,嘿,想把我关在里面呐?(如果被关在里面就Game Over了。)我手中的机枪一阵怒吼,厕所门口遍地是尸。我来到办公室,看到另一间办公室的电话号码,计上心来。
  “老大,那小子被锁在厕所里啦!”“好!!我要亲手宰了他!”我放下电话,一溜烟跑下楼去,又从另一边楼梯冲了上来,奥尼尔正带着四名手下在厕所门口得意呢:“快拿钥匙来!”我端着散弹枪,冷冷地说:“好。”这是曾经不可一世的爱尔兰人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用奥尼尔身上的金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有加枪法的奖励品),找到了他的笔记本。上面很清楚地记录了奥尼尔的金融情况,我找不到跟“男爵”有关的记录,奥尼尔是清白的。唐对此事不太在意:“也许这不是完全的胜利,但是味道还是一样的好。”
  我们控制了这个街区,包括健身房和法院,我们的人可以学习新的技能了,而针对我们的判决也会比较轻。

  绑架窦先生(上二A)

  窦先生(Dan D Dougherty)跑到附近的妓院寻开心来了,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唐让我请他来好好聊一聊,劝他以后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情。我可不想杀警察,叫上两个兄弟,带上棒球棍就出发了。
  这里有不少穿制服的和便衣,我们不动声色地走进去,来到餐厅。我让一个兄弟走进厨房察看一下,储藏室上锁了。这时旁边一个客人告诉我,只有服务人员可以进入储藏室。他边说边往厨房里扫视着:“还有一个厨子上哪去了?难怪我的菜半天都不上来。”这时吧台的侍者跑去上厕所了,我悄悄走到柜台后,打开杂物间的门一看,嘿,那厨子就在这里,跟一个条子正聊得热乎呢。那条子扭头粗鲁地喝斥道:“小子,想偷听?快给我滚出去,别忘了把门关好。”然后就转过头去了。我按他说的把门关上了,不过是从里面。接着我悄悄掏出了棒球棍(开枪会惊动所有警察)。
  我捡起储藏室的钥匙,把两人拖到墙边,外面看不到的地方。然后打开门走出去,转身毕恭毕敬地朝里面说:“不好意思,请继续。”一边把门关上。我示意兄弟们跟我走进厨房,打开储藏室的门。里面传出两个条子说话的声音,我和一个兄弟掏出棒球棍,猛地冲进去,两个条子手还伸在口袋里,就倒了下去。把屋内的家伙一并收拾后,我打开门来到了服务台后,拿到了一把铜钥匙。我们来到楼梯口。两个条子守在这里,不让人上去,只好让他们睡一会儿了。
  一上楼就看到对面房间门口有一堆条子守着。楼梯口的房间里坐着一名侍者,他证实我们的目标就在对面房间里:“你找那个倒霉蛋?他玩牌差点输掉了裤子,看看他能不能在别的‘游戏’里面表现得好一些。”那些条子都在聊天,似乎没有人看到这边,只有一个家伙在巡视,我趁他不备,悄悄溜进了走廊里。右边第一间是储藏室(有手雷和药箱)。前面椅子上有个便衣。第二间里面有个打手(有加魅力的奖励品)。最后一间。我把手放在门把上,听到里面有人叫道:“谁?!”似乎还操起了什么重家伙。我把手缩了回来,转身用铜钥匙打开了对面的门。我沿着窗台来到了刚才的房间,钥匙。我再次沿着窗台潜入了那间守卫森严的房间。女士很识相地跑进卫生间躲了起来。我客气地向窦先生表达了唐的邀请,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跟我来。
  门外的家伙显然不会让我们就这么离开。我把窦先生引到卫生间门口,让他待在那里,免得看到不该看的场面。同时兄弟们也在外面做好了准备,把楼梯口那房间的门关上了。外面一声爆炸,我拔出枪,打开门,开始打扫战场。(可以去楼下用钥匙打开一间玩牌的房间,里面有加医疗和加枪法的奖励品,还有几个全副武装的打手)然后才带着窦先生下楼,来到门口。

  刺杀法官(上三)

  新法官安德森(Anderson)是个强硬而且廉洁的家伙。一个好人。所以他死定了。
  我来到车站,这里遍布条子,没几个乘客。在候车大厅我捡起一份报纸,是昨天的,上面提到法官将在今天乘火车抵达,芝加哥车站的交通量已被降低到最低程度,以便警察能确保他的安全,因为法官不久前曾宣称:“我会把唐法尔肯送进大牢!”我来到站台,看到警方发言人正向一群记者宣布,说法官已经到达,正跟本地执法部门的首脑们谈话,很快会过来接受采访。我静静地观察着,也许我可以趁法官接受采访的时候动手,但是那样我也逃不出去,况且这么多记者在场,我可不想在头版上亮相。
  我回到入口处,打倒在这里巡逻的警察,用找到的钥匙打开旁边的门,来到调度室。(办公室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两个条子正在柜台前跟工作人员谈话。我将两人打晕过去,那个工作人员逃进了厕所。我打开门时他的裤子已经湿了。我笑了。他颤抖着叫道:“别,别杀我!”为了活命他说出了一个令我倍感惊喜的消息,原来FBI甩了点小聪明,弄了个假法官,真的安德森其实没什么保护,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
  我再次来到站台。“安德森”正在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呢。我走到东南角,一辆火车旁,真的安德森正跟一个便衣在说话。我拔出枪来。没有人知道在这角落里发生了大事情。我收好枪,整整衣服,不慌不忙地走回到入口处。
  唐很高兴,他笑着说:“杰克,你简直就是个艺术家嘛!”

  保护唐法尔肯(上二B)

  唐要到妓院去“保护”玛丽亚(Maria)女士,他让我们提高警惕,免得条子打扰他。
  女佣上楼来报告,警察已经来了,正在楼下盘查每个人,很快就会上楼来。我给了她一百元作为酬劳(带着钱跟她谈话)。(对面房间有加枪法的奖励品,储藏室有加魅力的。)然后来到楼下,门口有很多警察。我回到楼上,又拿了一百给女佣,她答应帮我引开警察的注意力。我这才得以带着唐悄悄下楼,(玩牌的房间有加近身格斗的。)穿过厨房和储藏室,从后门溜走。

  干掉窦先生(中三)

  唐被激怒了。既然窦先生不愿意合作,那也怪不得我们了。
  我来到了公寓,管家告诉我,这里遍布警察,建议我通过餐厅到书房去。他没说错,餐厅里没什么人。我沿着阳台前进,途中从一个家伙身上找到了书房的钥匙。在尽头处我进入了书房。窦先生不在这里。我搜索了一番,唐要我找的文件也不在。我正要走回到阳台上,忽然瞥见鱼缸里有什么东西闪着光。将它打破一看,原来是把金钥匙。打开书房的门杀出去,顺便杀进对面的门廊,清空大门前的敌人为等下撤退做好准备。接着我来到餐厅门口,用金钥匙打开旁边的门,在里面找到休息室的钥匙,以及那些文件。
  我打开休息室的门,里面几乎挤满了保镖。就算用机枪扫射都会杀到手软。我扔了一颗手雷进去,然后跑开。等爆炸过后,我冲进去,在一团混乱中解决了窦先生,打开另一道门离开,冲向大门,击毙门口冲进来的几个条子,毫发无伤地离开。
  得知消息赶到的的窦夫人伤心不已。而我们的唐则第一次批评了我们,说应该给窦先生说话的机会,现在都没办法让他承认自己就是“男爵”了。他还说:“就这一次,我希望警察调查此事...”

FBI篇

  FBI方的操作与黑手党基本相同,差别在于:对方举手投降或者被打晕时可以铐起。头顶有靶子标志的NPC可以拘捕或击毙,头顶有手铐标志的只能拘捕。没有标志的只能搜身。如果违反条例,就算没有目击者通缉指数也会提高。还有一点要注意:一个不具备某方面能力的探员就无法拿到(不是使用)对应类别的奖励品。
  拿着枪碰到空手的歹徒他们一般会举手投降,但是没行凶的不能逮捕,这时候可以先让同伴搜身,把枪支拿走,留下弹药和刀子等,然后故意转过身去,让他们去捡,一般就会有标志了。

  1930年的芝加哥已经完全成了法尔肯的芝加哥,私酒酿造和贩卖、地下酒吧、妓院、辛迪加、报社...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政府的力量非常虚弱。既然他想要警察来调查,那么他现在如愿了。我,FBI探员爱德华·纳什(Edward Nash)和同事们已决心要恢复芝加哥的秩序,把那个臭名昭著的家伙送进大牢。

《芝加哥1930》攻略(下)
  调查窦先生遇害案(中三)

  窦先生昨晚在家里遇害,种种迹象都表明此事与法尔肯有关。我受命到现场调查。
  我来到了公寓,威廉斯警官带我来到现场。询问已经在场的探员,得知是窦夫人发现她丈夫尸体的,现在她在自己的房间里。窦先生背上有刀伤,但是现场却找不到那把刀。另外雇来保护他的人也都不见了。我检查了尸体,找到了密码。然后出门,看门的警察为我打开了门,我走进去见到了伤心的窦夫人。她说她并没有把刀子藏起来,希望我帮她洗清嫌疑。
  我来到厨房,发现一个女佣晕倒了,有个警察在旁边守着。他说这个女佣叫苏茜(Susie),被打晕了。他走不开,我就跑去问窦夫人看她有没有药箱。她说浴室里面有,钥匙在苏茜身上。晕倒。我又跑回到厨房问那个警察,得知是他的同事罗伯特发现女佣的。我在阳台上找到了罗伯特,得到了钥匙。
  苏茜醒来后告诉我,她看到我的其中一个同事偷走了刀子。我回到休息室,看到门口多了一个人,他神态有些不太自然。原来他是警官托勒洛,过来帮忙。我走出休息室,对面有个花瓶,我在里面找到了书房的钥匙。打开书房里的保险柜,里面的文档足以证明窦夫人没有理由杀她丈夫。接着我来到大门口,一位警察抱怨现在的新手素质越来越差,他的同事托勒洛没有一点团队精神,到处乱跑。他说:“我得盯着他。”他来到休息室观察了一会儿,示意我跟他到儿童室来谈话。原来他发现托勒洛把形似刀子的东西偷偷藏了起来。我们一起回去盘问托勒洛,心虚的他把枪掏了出来,但是我的动作更快。在他的尸体上我找到了凶器,还有一把钥匙。打开厨房旁边房间的门,里面赫然是那些保镖的尸体!(这里还有加枪法的奖励品)只有一个人有能力把这些尸体藏起来——管家。他倒是没有反抗,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我用从托勒洛身上找到的手铐把他铐了起来。
  看来窦先生是因为以“男爵”的身份挪用法尔肯的钱而遭杀害的。从调查中看来,警察队伍,甚至芝加哥这座城市都已经严重腐败。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护送重要证人(上三A)

  一个黑手党徒同意做我们的证人。他打破了沉默法则,黑手党必然会不顾一切地对付他。我得把他护送到火车上,其他特工会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
  根据情报,一共有13名黑手党徒混了进来。我可不希望歹徒躲在哪里放黑枪,首先检查了旁边的调度室(厕所有加医疗的奖励品),在办公室发现一名持机枪的歹徒劫持了站长,而他身上还藏了一把散弹枪,嘿,真够狠的。接着我们来到售票厅,穿过后面的仓库来到候车厅的楼上,发现两个歹徒(必须等他们先动手,出现标志才能击毙)。听到枪声,一个家伙拿着刀子从楼下冲了上来,奋不顾身冲上前来,正好迎上了枪子儿。还有一个坐在长椅上的家伙站了起来,我把枪口对准他,他老实了。我让同事上前一搜,风衣下一把散弹枪。
  我下楼来到候车厅,厕所门口有个拿散弹枪的,瞄到我就冲了过来,我掏出了刚刚缴获的散弹枪。听到枪声,厕所里又冲出一个小个子。我走进厕所,看到三个工作人员倒在血泊之中,这些家伙可真是心狠手辣,我决不能轻饶了他们。在候车大厅中央有个家伙在东张西望,看到我,赶紧跑去叫来了两个伙伴,一起冲上前来。另外还有一个家伙守着楼梯。
  我来到检票口,收拾了一个歹徒。我没有沿着通道走,而是穿过旁边的店铺来到站台。走到通道口一瞧我就乐了,第13个家伙正痴痴地朝着通道里张望呢。我端着枪走到他背后:“老兄,等谁呢?”这家伙很是倒霉,旁边还跑过来两个记者给他拍遗照,谁叫他是第13个呢。
  我把证人带到了东南角的火车旁。负责的探员笑了:“我在你身上输了十五美元!我打赌说就算你能把他带过来也不会是一整块的。”我们看着证人上了车,他让我调查一下车站里什么人把消息放给了黑手党。我想起了办公室的情形,也许那不是劫持。站长一见到我,忙叫道:“我发誓!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把装满钱的信封给我。”我冷冷一笑,掏出了枪和手铐。

  找出地下赌场(下三)

  某地下赌场的一名顾客指控说她遭到调戏。这种案子本来不归我们负责。但是有消息表明这间以意大利餐馆做掩护的赌场跟法尔肯的王国有某种联系。
  我们走进餐馆,收银员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建议我们找副厨师长了解情况。来到厨房,厨师们说他去找老板了,很快就会回来。我可不想站在这里等待。我又询问了吧台的侍者,他示意我到后院来。(厕所有加枪法的奖励品。)在后院他告诉我,有两个老主顾跟老板有点关系,至于副厨师长,他跟老板的关系就很密切了。正说着就看到副厨师长走过来了。他的态度不太友好:“我是帮过老板的忙,那又怎么样,犯法啦?”说着就走回到厨房后的走廊去了(门口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我们跟了进去,利落地解决了两个歹徒(小心守着门口的拿着散弹枪),他才老实了,承认有一晚曾在堵博室帮忙。不过只有老板和看守人才有钥匙。

  我回到院子里,搜索了看守人的办公室,找到了后院大门的钥匙。然后回到餐馆里,询问那两个老主顾,他们都建议我去找弗兰基,他正在外面跟朋友聊天。我来到后院门口找到了弗兰基,他只承认自己有进出后院小门的钥匙。但我从他身上还搜到了一把钥匙。
  我们进入赌场,老板和助手逃进了办公室。我们收拾了外面的歹徒,最后还有一个亡命之徒端着散弹枪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被击毙后,两个头头就老实了(只能逮捕,不能伤害)。
  虽然一切都表明地下赌场跟法尔肯有关,但是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

  找出私酒供应渠道(上二)

  据悉在一间快倒闭的旅馆隐藏着规模庞大的私酒供应渠道,这应该跟法尔肯有关。
  我们的任务是找出藏在旅馆中的八件酒。我在女厕所里找到一件(点一下予以确认。旁边还有加魅力的奖励品)。在餐厅旁玩牌的房间里逮捕三个歹徒,找到了二件。接着我来到厨房,穿过储藏室,两个大个子不让我进门,只好动手了。穿过老板娘的房间来到服务台后找到了银钥匙。打开餐厅吧台后的门,又找到了一件。
  接下来是楼上。走廊尽头三间房间里各有一件(还有一个加枪法的奖励品)。其中一间房间里有一个大个子,当我拿着枪准备搜他的身时他竟然拔出枪来。从他身上找到了密码。我再次来到老板娘的房间,打开保险柜找到了楼上房间的钥匙。老板娘很生气,威胁说会通知在市政厅的好朋友。我没理睬她,跑上楼去,找到了最后一个罐子。我都不需要打开看——旁边还有一个醉倒的家伙。
  没收的这些酒很显然是法尔肯的。另外,根据调查,窦先生很可能不是“男爵”,那会是谁呢?

  找出军火(下一)

  根据线报,有间廉价旅馆是黑手党一个重要的军火存放地。
  我先来到小卖部跟接待员谈话,他给了我空房间的钥匙。往南走去,路边一位女士告诉我,东边第二间房间里一个男人正在毒打他的妻子。我过去一瞧,那家伙居然还吼叫:“不关你的事,最好马上滚出去!”我拔出枪来,他才不情愿地举起手来。我准备上前搜他的身,他竟趁机把散弹枪拔了出来。他身上有把金钥匙。我来到中间那排房间,打开第二间的门,里面有两箱军火。旁边那人身上有密码。出去发现一个大个子在隔壁房间进出,神色异常。我们将他逮捕,然后冲进隔壁房间。两个持枪歹徒在里面看守两箱军火。
  我们来到东南角的房子处,击毙看门的歹徒。从里面又冲出来三个。在他们出来的房间里有一箱军火。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找到了一把铜钥匙。接下来是南边那排房间,有个家伙在走廊上巡逻。用铜钥匙打开上锁的房门,里面有持枪歹徒一名、军火三箱、金钥匙一把。用钥匙打开东边第一间房间,里面是最后三箱军火。
  之后我们就驾车离开了。哦,忘记告诉你们大家了。在调查过程中我们还遇上一件神秘的事情。停车场有一个工人正在擦地板,他看到我就叫道:“又是警察?我跟西边树林里那位已经讲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树林里我碰到探员科诺,他问我有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时女探员柯蒂斯跑来,说踪迹往东边去了,两人匆匆忙忙地走了。但是很快我在餐厅门口又看到柯蒂斯从东边跑过来,她嘀咕着:“科诺这小子又跑到哪里去了?我真是受够了。”后来我在厕所门口碰到了科诺,他嘀咕着:“这是我的镇子,我才不会让那些暴徒糟蹋这里!”我告诉他柯蒂斯正在找他,他就匆匆离开了。随后在东边那排房子门口我见到了他们两个。柯蒂斯给了我一把钥匙以示感谢,随后他们就离开了。临走前科诺说:“小心点。真相在躲避我们。”用钥匙打开旁边的房门,我们得到了大惊喜(全套奖励品)。

  解救人质(上三B)

  警方试图在火车站逮捕一伙歹徒,不料他们竟挟持了市民作为人质。(人质被杀不会导致Game Over,但如果想要打得漂亮些,就要好好准备。建议:队员起始位置不同,1、2号队员在站台西南角,3、4号在大门口,5号在站台东南角。纳什近身格斗能力还不强,建议2号队员选择有较强近身格斗能力的并配备相应的装备。纳什把枪法提升到最高,配备步枪。3、4号中至少有一人枪法较好,配备步枪。)

  我们悄悄从不同的入口进入了车站。我和尼克在站台。歹徒们挟持了人质。我了解他们。一旦他们听到或看到什么异常,就会立刻杀害人质,因此我们只能悄悄地制服他们。首先是附近的两个家伙。然后我们贴着墙前进,绕到了火车的另一边。这里有两个人把守。有一个是空手的,我悄悄拿着枪上去,他乖乖投降了。接下来就是旁边的大个子和火车上的家伙,还有车厢里的(车厢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最后就是最棘手的了:火车外有一群人,周围有四个歹徒看守。要想让人质毫发无伤,难度极大。我让尼克在车厢内拿好棒球棍做好准备。然后我端好步枪,站在接近人群北面的那两人背后而又不会被南面那个歹徒发现的地方(以下在慢镜状态才能完成),一枪一个将他们击毙(拿枪的那个不能击毙就会朝人质开枪,没拿枪的那个不能击毙就会跑向人群,会提前惊动南面的歹徒,朝人群开枪)。开完第二枪后(按右键取消瞄准),立刻斜着跑向黄线末端(如果跑的路线接近人群歹徒就会开枪)。同时尼克也按约定好的飞奔向车厢连接部的歹徒。南面那个歹徒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开枪,而是往北迎了上来。我在靠近柱子的地方改变方向,冲他跑了过去,等他在人群中探出头来,没有人挡住他的时候,我果断地开枪了。另一边,尼克也得手了。
  还有其它地方。我们逮捕了守在检票口的歹徒,但厕所旁还有人守着。我们从楼上绕到大厅另一边。人质都集中在大厅中央,旁边有多名歹徒。空旷的大厅没有东西作为掩护,看来只能靠枪法了,还好平时有好好练习。我跟门口的伙计联系了一下,制定了计划(接下来都是在慢镜状态完成)。我端着步枪站在正对中央的地方。门口的同事走下楼梯,拿好步枪站在牺牲掉的警察身边。我等两个巡逻的歹徒走到靠近我的这一边的时候,一枪一个收拾掉,然后往前跑两步,砰砰砰三枪将站在北边、南边和中间的歹徒击毙。同一时间门口的同事往下冲,将西边的两个歹徒击毙。
  警察冲下来,被解救的人们往大门口跑去。我们从中间那个歹徒身上找到了银钥匙。售票厅和办公室还有歹徒。我们赶紧冲了上去。果然,两个歹徒从售票厅冲出来,发现好几条枪瞄准他们,当即就傻眼了。其中一个家伙身上有金钥匙。我担心那些警察莽撞地冲进去,就赶紧让尼克溜进去,贴着墙来到柜台的入口处,里面有两个歹徒挟持着售票员。尼克借助桌子作掩护,猫着腰来到柜台后,想要打倒大个子,不料被旁边的小个子发现了。而大个子也准备要朝售票员开枪。上帝啊!这时候也不可能有什么奇迹发生了。枪声响了。可是,只见大个子倒在了血泊之中。原来小个子朝尼克开枪,却误杀了挡在他面前的大个子。尼克一愣,然后赶紧冲上前去将小个子打倒。
  就剩办公室了。开门进去,厕所有个被杀害的工人,他身上有调度室的铜钥匙。我打开办公室的门冲进去,同事则进入调度室用金钥匙打开另一道门冲进去。里面有三个歹徒(还有加枪法的,击毙歹徒之前得拿到),我先击毙了拿机枪的,两个大个子虽然在被击毙之前把站长打晕了,但这并不要紧。
  长官告诉我,市长打来电话,祝贺我们圆满解决这次的事件。虽然大家都知道市长跟法尔肯是穿一条裤子的,但谁都没想到,他的女儿也在人质当中。

  调查“意外溺水者”(中二)

  港口发现一具尸体,此人很可能是法尔肯的党羽。(建议把纳什的魅力加满。)
  我来到仓库门前,询问坐在一旁的工人,他说案发那段时间路易基在这附近。在门前的箱子堆旁我找到了路易基,他说在案发前他离开了,不过他有看到船坞长跟停泊在案发现场附近的船舶上的水手谈话。我过去找到他。他说船坞长的确来找过他,问他其它水手是不是还在船上。他还看到船坞长在案发前鬼鬼祟祟地在码头附近转悠。根据他的指点,我在东边找到了船坞长。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我一把钥匙。我来到西北角(角落有加枪法的奖励品),一位女士告诉我,她丈夫在里面,应该可以帮助我(必须有五级的魅力她才会这么说)。我在仓库里找到她丈夫,但是他不敢说什么,让我找马力奥。(楼梯下有加医疗的奖励品。)我在角落找到马力奥,他只知道那些人把一些箱子锁在办公室里,钥匙在副经理那里,他在北边。我来到东北角,副经理和一些歹徒在一起。
  我消灭仓库里的歹徒,在办公室里找到经理。他的态度很不友好。但当我在另一间办公室里找到两箱军火之后,他低头了,提出让我们保护他离开,他会提供一些情报。我们把他送到了码头出口处。
  调查结果令人吃惊,看起来那个溺水的人认识“男爵”,因此而被害。这个“男爵”还真不简单,法尔肯查了这么久居然都没查出来到底是谁。

  会见比洛托(中一A)

  法尔肯的心腹比洛托有重要情报要提供给政府,但是他无法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离开王宫酒店,我们只好混进去见他。
  不能被法尔肯知道我们到了这里。接待员建议我从餐厅走。我在更衣室里找到了餐厅的钥匙。当我走进厨房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想把我赶出去。我随手打开旁边一个桶的盖子,酒香飘了出来。我微笑着掏出手铐。外面果然有很多人。我们悄悄贴着墙壁溜到楼梯间,来到二楼。

  进入走廊,我走进左边的房间。一个女佣抱怨这里奇怪的事情太多,“你来吧,我不干了!”她把厨房钥匙给了我。我沿着窗台移动来到办公室(可以先进入浴室,有加投掷的奖励品),见到了比洛托先生。
  离开就更容易了。大多数人都到餐厅去了。接待员拦住我:“有样东西忘记给你了。”是楼上储藏室的钥匙(储藏室有加枪法和近身格斗的奖励品)。最后我们悄悄地回到了门口。
  根据比洛托提供的情报,原来法尔肯自己就是“男爵”。现在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拒捕他了。

  查封酿酒厂(上一)

  根据线报我们发现了法尔肯最主要的酿酒厂,这对他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我们走进仓库,来到办公室。厂长说他的工厂没有任何违法的东西。他还好心劝我们不要到地下室去,因为墙壁年久失修随时都会坍塌。厂长说的倒不全是假话,地下室果然很危险,一群持枪歹徒。房间里有一箱酒。我沿着下水道往东走,在尽头处找到一个本子,上面列出了酿酒厂老板上个月所有的会面情况。在南面的房间里我找到一把金钥匙。
  接着我过桥进入了酿酒厂。(旁边房间里两个人喝醉了在乱跑,这里有加近身格斗的奖励品。)在灌装私酒的地方,一个工人给了我办公室的电话,如果没有约见的话是进不去的。工厂里的工人都无所事事。他们说那些黑手党徒把自己锁在装箱的房间里面,说是要专心搞“品质测试”,所以现在都停工了。
  我们搭电梯回到地面上,出去穿过废车场来到中央动力室。之前的金钥匙可以打开这里的门,一个工人被黑手党徒关在里面修理故障,为了感谢我们他给了南边仓库的钥匙,还提醒我们不要踩到金属地板,会触发警报。我们进入仓库,走进旁边的房间。三个歹徒正在聊天。旁边办公室的人觉得他们太吵,把门关上了。这可方便了我们。地板上有份报纸,说安吉罗在资助法尔肯的私酒买卖。收拾妥当后我端着机枪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桌上有电话。
  几分钟之后,“安吉罗”先生来到了酿酒厂的办公室。厂长束手就擒,四名手下反倒要负隅顽抗。

  逮捕法尔肯(中一B)

  我们到达王宫酒店的时候,威廉警官的部下已经投入战斗,但是他们遭到猛烈的阻击,无法前进。一些歹徒被包围在餐厅里,还有一些挟持工作人员躲在休息室里。二楼则根本冲不上去。这些警察总是那么喜欢夸大其词。我端着机枪带着兄弟们从靠近大门口的那道门冲进餐厅,没几分钟就从另外一头出来了。收获是休息室的钥匙。
  休息室里有四名歹徒,好在他们不像火车站那些疯子,所以战斗中人质并没有受到伤害。从歹徒身上找到了两把厨房的钥匙。我从餐厅进入厨房,打倒大个子拿到了经理办公室的钥匙。里面有两个歹徒,各有一把厕所的钥匙。我进去踢开楼梯间的门,击毙一个拿机枪的。
  我冲上二楼,一梭子弹从我头上飞了过去,吓出一身冷汗,好在这个拿机枪的枪法比较差(实际上可不是这样,这里全靠S/L大法了,多少次才能过就全看运气了)。接着就是一条血路啊,二楼几乎全是拿机枪的。最后我从把门的大个子身上拿到金钥匙,冲进休息室。
  法尔肯孤身一人站在窗边。我终于有机会说出这句话:“‘唐’法尔肯,你被捕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法尔肯乖乖跟我下楼来到门口,我把他交给了两个警察,看着他们离去。一个警察向我表示祝贺,并把找到的一把钥匙交给我。我再次来到楼上的休息室。
  比洛托正在里面对两名手下说:“不知道老家伙知道我就是‘男爵’,而且是我安排他下半辈子都在‘岩石’岛上的铁窗后享清福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哈哈!”我冷冷地说:“你认为那么容易就可以蒙混过关吗?我们早就知道了!”

  唐法尔肯的王国伴随禁酒令的时代一并消失了。一小股无畏的人完成了这不可能的任务,他们的名字湮没在历史长河中...